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案例評析 > 版權

實用藝術品著作權保護的標準

——評廣東可兒玩具有限公司與汕頭市澄海區卓展玩具廠侵犯著作權糾紛案

日期:2019-06-26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作者:鄧燕輝,張蘇柳 瀏覽量:
字號:

【案號】


(2017)粵05民初1199號


(2018)粵民終2104號


【裁判要旨】


實用藝術品的藝術成分可以跟實用功能相分離,且具有一定的獨創性的,可以作為作品獲得著作權保護。但對于獨創性較低的實用藝術作品,將其與被控侵權產品進行“實質性相似”比對時,標準不宜放寬,否則將導致著作權保護范圍不當擴大,公有領域被不當侵占,知識產權保護力度與創造性高度不匹配等問題。


【案情簡介】


原告廣東可兒玩具有限公司(下稱可兒公司)擁有登記號19-2003-F-1139的“玩具娃娃面部設計”作品及登記號粵作登字-2015-J-00000237“可兒頭模1-可兒臉”作品的著作權??蓛汗菊J為被告汕頭市澄海區卓展玩具廠(下稱卓展玩具廠)生產的“美妝夢工廠”玩具娃娃的臉部設計與可兒公司涉案著作權作品內容實質性相同,構成侵權,故訴至一審法院,請求法院判令卓展玩具廠停止侵權,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共計10萬元等。


廣東省汕頭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被控侵權產品與可兒公司主張著作權的作品既不相同也不構成實質性相似,駁回可兒公司的訴訟請求。


可兒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獨創性是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應當具備的重要條件,判斷是否構成實質相似應考慮區分作品的思想與表達、獨創性表達與非獨創性表達。就該案而言,玩具娃娃面部設計通常取材于真人的臉部元素,包括眉、眼、鼻、嘴等,對各元素進行加工勾畫呈現不同的結構、比例以及審美意義上不同的藝術形象,這種對相同元素進行選擇和安排后的具體表達具備獨創性。但是,也應注意到:一方面,該案作品以現實娃娃面部為基本取材,受到現實題材的限制,面部的基本元素不屬于著作權法保護的范疇;另一方面,該作品線條勾勒較簡單,藝術形象不高,本身的獨創性較低,因此在進行實質比對時標準不宜放寬,否則將導致著作權保護范圍不當擴大,公有領域被不當侵占,知識產權保護力度與創造性高度不匹配等問題。被控侵權產品面部與該案作品均選擇了真人臉部的相同元素,但兩者在臉型設計、五官結構及比例安排上進行了不同的具體表達,整體呈現出不同的人物形象,兩者不構成實質性相似,故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法官評析】


該案涉及玩具娃娃面部設計的著作權保護問題。玩具娃娃面部設計除了具有實用功能外,還具有一定的美感,實務中稱之為“實用藝術品”。關于實用藝術品的獨創性如何判斷以及保護標準如何界定的問題,我國現行著作權法沒有明確規定。當前,著作權法仍在修訂過程中,關于實用藝術品的含義及保護的標準備受關注和討論,相關規則亟待進一步明確。


一、關于實用藝術品的含義及相關規定


我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二條對“作品”的定義是:“著作權法所稱作品,是指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并能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的智力成果?!标P于實用藝術品的含義及其屬于哪一類作品,目前著作權法沒有明確。一般認為,實用藝術作品即具有實際用途的藝術作品,包括“實用”和“藝術”兩方面?!皩嵱谩笔菑奈锲返挠猛?、功能、作用來說的;而“藝術”則指物品的藝術造型、外觀設計、色彩裝飾等。著作權法保護的是實用藝術品的藝術方面的部分。


國際上,根據《保護文學和藝術作品伯爾尼公約》及其指南的記載,“實用藝術品”(works of applied art)隸屬“文學藝術作品”的范圍。各成員國可通過國內立法規定實用藝術作品受保護的條件。各成員國可以將實用藝術作品作為作品保護,也可以僅保護其外觀設計。如果成員國并不給予實用藝術作品專門保護,則這些作品將作為藝術作品得到保護。


2011年我國啟動著作權法第三次修改。2014年6月國務院公布的著作權法(修訂草案送審稿)第五條列舉了作品的種類,第一次明確“實用藝術作品”的概念。該條第(九)項明確規定:“實用藝術作品,是指玩具、家具、飾品等具有實用功能并有審美意義的平面或者立體的造型藝術作品?!敝档米⒁獾氖?,該條第(八)項規定了美術作品的含義,即指繪畫、書法、雕塑等以線條、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構成的有審美意義的平面或者立體的造型藝術作品。在立法上,采用實用藝術作品與美術作品并列的模式。


二、關于實用藝術品著作權保護的審查判斷標準


在審查判斷實用藝術品的著作權保護標準時,應考慮以下三個因素。


首先,要將實用藝術品的藝術成分與實用功能區分。只有當實用藝術品的藝術成分能夠獨立于其實用功能存在時,才能具備受著作權法保護的前提。具體到該案中,原告所請求保護的是玩具娃娃的面部設計。法院認為,這種設計通常取材于真人的臉部元素,受到現實題材的限制,面部的基本元素不屬于著作權法保護的范疇。這就將其中的實用功能成分與藝術成分相區分,從而準確劃定該實用藝術品的保護范圍。


其次,審查判斷實用藝術品的獨創性。實用藝術品只有在具備一定的獨創性、達到一定的藝術創作高度,才能受到著作權法的保護。也就是說,實用藝術品必須具有審美意義。如果缺乏起碼的美感,不可能稱之為藝術品,也就不應獲得著作權法的保護。該案中,一審、二審判決認可了涉案娃娃面部設計的獨創性,認為玩具娃娃面部設計包括眉、眼、鼻、嘴等,對各元素進行加工勾畫呈現不同的結構、比例以及審美意義上不同的藝術形象,這種對相同元素進行選擇和安排后的具體表達具備獨創性。


第三,此類案件“實質性相似”的判斷標準應結合實用藝術作品的獨創性進行審查?!皩嵸|性相似”判斷是此類案件處理的核心。對其判斷,要兼顧公有領域和私有領域利益的平衡,考慮到知識產權保護力度與創造性高度相匹配的問題。該案原告在全國范圍內對各地被訴侵權人提起多起訴訟,由于裁判尺度掌握的寬嚴標準不一,實踐中出現不同的裁判結果。該案中,二審判決認為,判斷是否構成實質相似應考慮區分作品的思想與表達、獨創性表達與非獨創性表達。雖然涉案玩具娃娃面部設計作品具有一定的獨創性,但是該作品線條勾勒較簡單,藝術形象不高,本身的獨創性較低,因此在進行實質比對時標準不宜放寬,否則將導致著作權保護范圍不當擴大,公有領域被不當侵占,知識產權保護力度與創造性高度不匹配等問題。通過比對,二審判決認為被控侵權產品面部與該案作品在臉型設計、五官結構及比例安排上進行了不同的具體表達,整體呈現出不同的人物形象,兩者不構成實質性相似。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鄧燕輝 張蘇柳)

七乐彩走势图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