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案例評析 > 版權

破壞技術措施設置深層鏈接行為的性質認定

——評騰訊公司訴真彩公司著作權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上訴案

日期:2019-07-01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作者:楊馥宇 瀏覽量:
字號:

【裁判要旨】


該案一審判決明確了破壞技術措施行為的認定規則,破壞技術措施行為的認定可以從權利人設置了技術措施、侵權人實施了設置鏈接播放作品的行為、侵權人未對其采取何種方式避開技術措施提供反證等三方面進行考量。該案二審判決在一審判決的基礎上進一步厘清了破壞技術措施行為與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的行為之間的關系。與認定信息網絡傳播侵權行為可能面臨的實踐爭議以及主張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的不確定性相比,該案判決適用有關技術措施的規定禁止深層鏈接行為,為權利人維權探尋了一條合理而有效的救濟途徑,是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的典型代表。


【案情簡介】


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下稱騰訊公司)系視頻內容提供商,通過授權取得電視劇《北京愛情故事》的獨占信息網絡傳播權,向網絡用戶提供視頻播放服務,并通過設置片前廣告、暫停廣告以及會員制度等方式收取廣告費。經鑒定,騰訊公司采取了針對其視頻劇集播放地址的技術保護措施。上海真彩多媒體有限公司(下稱真彩公司)由其“千尋影視”播放器播放的“北京愛情故事”跳轉鏈接至騰訊視頻,但播放這些視頻時沒有片前、暫停廣告。騰訊公司認為,真彩公司構成破壞技術措施、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及不正當競爭,請求判令真彩公司停止上述行為,消除影響并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共計50萬元。


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騰訊公司對涉案作品采取了技術保護措施。真彩公司在其“千尋影視“軟件上播放了涉案電視劇,該視頻鏈接于騰訊公司,但其無法向一審法院展示使用何種技術手段繞開騰訊公司的加密措施直接通過該軟件在線播放涉案電視劇,應當承擔違反著作權法的責任。真彩公司的行為在專門法中已作窮盡性保護的,不能再在反不正當競爭法中尋求額外的保護。由于被訴行為已經停止,一審判決真彩公司賠償騰訊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共11萬元。


一審判決后,真彩公司不服,認為其僅僅提供單純的信息檢索和鏈接服務,不直接提供視頻的播放,主觀上沒有過錯,依法不構成信息網絡傳播侵權,故提起上訴。


上海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認為,破壞技術措施的行為與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的行為是兩類不同性質的侵權行為,即使上訴人通過破壞技術措施的方式設置鏈接,破壞技術措施行為的存在并不能夠當然得出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的結論。騰訊公司未實施將涉案作品置于公眾開放的服務器的行為,不構成直接侵權,真彩公司提供鏈接的行為亦不可能構成共同侵權。因此,真彩公司的行為未侵犯騰訊公司的信息網絡傳播權,但其破壞權利人為涉案影片采取的技術措施,違反了著作權法的相關規定,給被上訴人造成經了經濟損失,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法官評析】


雖然著作權法并未為權利人設置技術措施權,但其對于禁止破壞技術措施有著明確的規定,可以為權利人維權提供明確的法律依據。以往的司法實踐中,對于以破壞技術措施的方式設置深層鏈接的行為,權利人通常主張該行為構成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或不正當競爭,較少單獨以破壞技術措施的行為提起訴訟。然而,一方面,司法實踐中對于深層鏈接行為性質有著激烈的爭議,在大多數的案件中,法院仍然堅持服務器標準,將信息網絡傳播行為理解為初始上傳行為,故設置深層鏈接的行為不會被認定為直接侵權。同時,由于被鏈網站往往為取得了合法授權的網站,故被訴網站的行為亦難以認定構成共同侵權。另一方面,反不正當競爭法具有個案認定的特征,其保護的利益具有較大的不確定性,此外,原則性條款的適用也有著嚴格的限制,對于違反公認的商業道德的認定標準亦存在爭議。因此,權利人通過主張信息網絡傳播權侵權或者主張構成不正當競爭在實踐中均存在著較大的訴訟風險。


該案權利人在主張上述兩項侵權行為的同時單獨針對破壞技術措施的行為提起了訴訟主張。在該案中,真彩公司實施了兩個行為:第一,破壞技術措施;第二,通過設置深層鏈接的方式向公眾播放作品。


筆者認為,上述兩行為是兩個獨立的行為,以設置鏈接的方式向公眾播放作品屬于對作品的后續利用行為,無論該行為是認定構成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還是構成不正當競爭,實際上均與被訴侵權網站是否實施了破壞技術措施的行為沒有必然的聯系,對于這兩個行為應當分別予以評價。即使上訴人通過破壞技術措施的方式設置鏈接,破壞技術措施行為的存在并不能夠當然得出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的結論。


在司法實踐中,權利人單獨以破壞技術措施提起訴訟的案件非常少,究其原因可能在于認為難以舉證證明對方實施了破壞技術措施,而法院也沒有通過相關司法案例明確破壞技術措施行為的證明規則。實際上,破壞技術措施行為的證據規則與一般的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案件并沒有不同,法律沒有設置較高的證明標準,也沒有改變舉證責任分配的一般規則,還是遵循著“誰主張誰舉證”以及“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這一基本原則。筆者認為,破壞技術措施行為的認定可以考慮以下三個方面因素:第一,享有權利的視頻網站采取了有效的技術措施。一般而言,司法鑒定是最直接有效的證明方法,除此之外,視頻網站可以提交技術人員對涉案技術措施的設計思路、運行原理和實際效果的書面說明或者由技術人員出庭作證。視頻網站也可以向法院證明并當庭演示,使用搜索引擎等普通用戶可以使用的通用工具,無法獲得涉案影視劇的絕對地址和相應鏈接。第二,被訴網站繞過技術措施設置鏈接向公眾播放作品。比如用戶在被訴網站欣賞影片無需觀看廣告或者無需支付費用,對于該事實一般通過公證的形式即可以證明。第三,被訴網站對其如何使用戶繞開相關技術措施未作出合理解釋或提交反證。被訴網站如果不能提供相反的證據,則應當承擔相應的不利后果。


被訴網站破壞技術措施給權利網站造成的損失是顯而易見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關于賠償數額,我國在確定侵權損害的賠償數額時采用補償性原則,損害賠償應當以權利人受到的實際損失為限。在確定損害賠償數額時,可以參考權利網站的會員收費標準或者其授權第三方平臺播放免廣告的收費標準。此外,涉案作品在被訴網站平臺上的人氣、播放次數是衡量其提供規避手段的次數和規模的重要因素。由于破壞技術措施導致的后果與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導致的后果基本一致,賠償的數額也大體相當,可以參考著作權侵權賠償的一般規則確定。

七乐彩走势图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