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案例評析 > 版權

從“庭院石材設計案”看“異維復制”

日期:2019-07-09 來源:知產力 作者:袁博 瀏覽量:
字號:

案情介紹


在典型案例“華某訴劉某著作權侵權糾紛案”[(2018)滬73民終53號]中,2016年12月,劉某為裝修涉案庭院而與華某口頭達成石材供貨意向,同時華某應劉某要求設計庭院石材裝修方案。12月底,華某將最終形成的“南庭院方案一”等3份設計圖紙的電子稿發送給劉某。后因雙方未能就合同價款達成一致意見,劉某另行購買了石材并請案外人對涉案庭院進行了鋪裝。華某認為,劉某是依據其提供的設計圖紙進行的石材鋪設,侵害了其對工程設計圖紙享有的著作權,故訴至法院,要求劉某停止侵權并賠償損失。


法院判決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涉案庭院石材設計方案為3張黑白圖紙,華某通過點、線、面等繪制元素,具體描繪了涉案庭院不同區域鋪設的石材材質、尺寸,上述圖紙體現了一定的科學、嚴謹的美感,構成圖形作品。劉某涉案庭院的地面用不同顏色、大小、質地的石材拼接、鋪裝而成,富有美感,具有一定的獨創性,構成作品。在案證據顯示,劉某涉案庭院地面鋪設的石材與華某主張權利的設計圖紙在石材的鋪設位置、石材品種和尺寸規格等方面基本一致,兩者構成實質性相似。劉某按照涉案設計圖紙委托案外人進行施工的行為,屬于對設計圖紙“從平面到立體”的復制,侵害了華某對其設計圖紙所享有的復制權,構成著作權侵權。判決劉某停止侵權、賠償華某經濟損失和合理費用。二審法院同樣認為,劉某接觸了涉案設計圖紙,涉案庭院地面石材的鋪設構成了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且與設計圖構成了實質性相似,于是判決維持原判。[1]


法理分析


工業設計圖,除了本身所反映的圖形語言的“科學之美”,還承載了某種技術方案,那么,當他人未經許可將這種體現“科學之美”的圖形語言所承載的“技術方案”在自己生產的產品上“再現”后,是否構成版權侵權意義上的“復制”呢?換言之,對于工業設計圖這種圖形作品,采用“平面到立體”的方式,是否構成著作權法意義上的“復制”呢?


筆者認為,答案不能一概而論。根據衍生產品(即根據圖紙生產的工業品)是否構成作品,工業設計圖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工業設計圖及衍生產品均構成作品,例如三維藝術品的設計圖及其產品;另一類是工業設計圖構成作品而衍生產品并不構成作品,例如滅火器的設計圖及其產品。


就大多數情況而言,工業設計圖本身構成作品而衍生產品并不構成作品。對于這種情形,“平面到立體”不符合著作權法的“思想表達二分法”原則而不宜認為構成“復制”。首先,版權不保護思想。根據公認的版權法理論,工藝、操作方法、技術方法和任何具有實用的功能都屬于“思想”的范疇,而“思想”是不受版權法保護的。例如,某人寫了一本如何制作茶幾的書(書中未附具體照片),有人根據書中的尺寸描述和詳細工藝制造了一個茶幾,書的作者是不能要求其承擔版權侵權責任的,因為這里制作書柜的人利用的是書的“思想”而沒有“復制”書的表達。同樣的道理,一般的工業設計圖本身的圖形語言所組成的圖形系統并非最終的產品實物,而利用工業設計圖的人感興趣的也并非“復制”這些紙面上的標記、線條和尺寸,而是根據其幾何關系和尺寸參數的“思想”指導制造出新的產品,雖然這種行為也涉嫌侵犯他人其他形式的智力成果,但并不構成版權意義上的侵權。其次,不利于技術進步。工業設計圖構成作品而衍生產品不構成作品這一類型在工業上占絕大多數,人們日常生活中常見的工業用品,如車輪、機床、機械裝置、電路裝置等等,都有對應的產品設計圖,一般都能符合圖形作品的構成要件,但是產品本身卻因為只體現了實用功能而難以構成作品。因此,可以想象,如果某一精密儀器行業的某個零件成為通用零件后,設計者不能阻止他人仿制這種零件,卻可以基于圖紙上標注的尺寸、造型帶來的著作權而禁止他人生產相同規格的零件,必然造成極不合理的行業壟斷。


如前文所述,工業設計圖的衍生品很少能單獨構成作品,因為衍生品即使具備某種藝術美感但只要這種美感是屬于與其使用功能不可分離的必要設計,就不屬于版權法保護的內容。在這一標準下,絕大多數具有美感的工業設計圖的衍生品被排除在外,而少數藝術設計空間較大(美感和功能可以分離)的工業衍生品仍然可以構成三維藝術品,從而受到版權法保護?;谕瑯拥目紤],國家版權局版權管理司曾在《關于對地毯產品侵權問題的答復》中明確表示:“關于我國著作權法第五十二條第二款,是指按照工程設計、產品設計圖紙及其說明進行施工生產工業品,實施的結果不產生文學、藝術和科學作品的情況,例如機器零件本身不屬于文學、藝術和科學作品,因此按照圖紙生產機器零件不屬于著作權法所稱的‘復制’。但是,如果實施行為的結果或者結果的一部分仍然屬于文學、藝術和科學作品,則不屬于第五十二條第二款的情況,而應屬于著作權法所稱的‘復制’,例如將受著作權法保護的圖案印在紡織品上??傊?,按照工業設計圖制造工業品是否侵權,取決于該工業品的藝術美感與實用功能是否可以分離?!?/p>


因此,回到“華某訴劉某著作權侵權糾紛案”,該案的情形,恰恰屬于工業設計圖本身構成作品而衍生產品同樣構成作品的情形,因此兩審法院都確認涉案行為構成了“復制”,因為:第一,“劉某涉案庭院的地面用不同顏色、大小、質地的石材拼接、鋪裝而成,富有美感,具有一定的獨創性,構成作品”;第二,“劉某涉案庭院地面鋪設的石材與華某主張權利的設計圖紙在石材的鋪設位置、石材品種和尺寸規格等方面基本一致,兩者構成實質性相似,劉某按照涉案設計圖紙委托案外人進行施工的行為,屬于對設計圖紙‘從平面到立體’的復制”。筆者對此完全認同。


[1] 案情及判決部分參見楊韡:“按圖施工行為是否侵害圖形作品著作權之判定”,載“知識產權那點事”微信公眾號。

七乐彩走势图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