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案例評析 > 版權

網絡游戲改編的邊界

——《武俠Q傳》游戲終審改判侵犯金庸武俠小說改編權

日期:2020-01-09 來源:知產力公眾號 作者:孫明飛,桂紅霞 瀏覽量:
字號:

近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就《武俠Q傳》卡牌游戲案(下稱“本案”)作出終審判決,改判認定《武俠Q傳》侵害金庸先生四部經典武俠小說(《射雕英雄傳》《笑傲江湖》《神雕俠侶》《倚天屠龍記》)的改編權。本案為網絡游戲領域的典型改編權糾紛,涉案游戲使用了涉案小說的元素,是否構成涉案小說的改編作品?當網絡游戲被訴侵害小說改編權,法院又將如何認定?業界同仁對此非常關注。


我們先簡要回顧一下本案的案情。本案一審原告認為涉案游戲大量使用了涉案小說的故事情節、特定人物、場景設置、武功等獨創性表達,因而構成對涉案小說的改編,同時認為涉案游戲不正當地利用了涉案小說的知名度,構成不正當競爭。一審結果認定涉案游戲對涉案小說元素的使用不構成改編,但構成不正當競爭。原被告雙方均提起上訴。對于涉案游戲是否侵害了涉案小說的改編權,二審判決首先回答了什么樣的小說元素受著作權保護,進而闡述了在對網絡游戲使用小說獨創性內容情況進行比對時,應當關注網絡游戲的特有表現形式及其使用原作獨創性表達的慣常方式等。 


01.什么樣的小說元素受著作權法保護?


武俠小說等文學作品是網絡游戲改編的熱門題材。網絡游戲的特點是種類繁多,形式新奇多變,強調游戲與玩家的互動性。在以小說內容為素材進行改編時,不一定遵循原作的故事發展脈絡(非線性游戲尤為典型),大多按自身的特點和需要,選擇使用武俠小說中的特色元素,如小說中重要的人物、武功、陣法等等,以此增強游戲的代入感,吸引更多玩家加入??v觀網絡游戲領域的改編權案例,對于什么樣的小說元素能夠受到著作權法的保護,可以說是見仁見智,眾說紛紜。有的認為小說人物名稱即可受著作權法保護,而有的則明確否定該觀點,本案的一審甚至認為唯有小說的故事情節和脈絡發展才構成著作權法所保護的獨創性表達。那么,到底哪些元素構成小說的獨創性表達,從而應當受到著作權法的保護呢?


對于該問題,二審判決開宗明義,首先指出,“著作權法對作品的保護是對作品中作者獨創性表達的保護,即思想或情感的表現形式,不包括作品中所反映的思想和情感本身。著作權法保護的表達不僅指文字、色彩、線條等符號的最終形式,當作品的內容被用于體現作者的思想、情感時,內容也屬于受著作權法保護的表達”。繼而切入要害,指出對于影視、游戲改編涉及到的角色、情節、場景等作品元素,也即作品內容,應考慮到其分為抽象創作要素和具體創作要素。抽象創作要素如題材、體裁、主題、事實等,不同創作者可以采用不同創作手法進行個性化表述,不宜由某一特定主體所獨占;具體創作要素如結構、情節、人物角色等,其選擇、取舍、安排、設計等具有獨創性的,則應受著作權法保護。


二審判決提到的“具體創作要素”,使得“作品元素”這一常用概念變得清晰而內容豐富,符合小說等具有故事內容的作品本身的表達特點。對于何為小說要素,古今中外的小說評論家和小說家的觀點是統一、互為補充的。中國作家矛盾(沈雁冰)在《人物的研究》一文中指出:“但是我們若只從構造小說的表面的要素而言,則結構(就是書中離合悲歡的情節),人物(就是書中的男男女女),環境(就是書中的自然風景、都市空氣等等)三者,便可說是首先惹人注目的犖犖大端了?!鼻疤K聯作家高爾基在《論文學》中指出:“文學的第三個要素是情節,即人物之間的聯系、矛盾、同情、反感和一般的相互關系——某種性格、典型的成長和構成的歷史?!庇≌f評論家伊麗莎白﹒鮑溫在《英國小說家》中把逼真生動的人物、逼真生動的情節和對人際關系的興趣稱為小說的三要素。概言之,小說的創作者和評論家們認為,“構造小說的表面的要素”或者說小說的具體創作要素包括人物、情節、環境等。這些要素無疑向讀者呈現著小說家們最重要的個性化表達。


需要進一步指出的是,這里所說的“人物”,不是簡單的人物名稱,而是“逼真生動的人物”,即“人物”是由獨特的人物名稱、鮮明的性格特點、獨特的身世經歷、縱橫交錯的人物關系等勾勒出的豐滿的人物形象。人物和情節又密不可分,情節塑造著人物,人物則承載著情節。金庸先生在《金庸作品集》中所作的序,既是對金庸武俠小說的介紹,也表達了金庸先生本人對小說作品具體創作要素的總體看法。他說:“小說是寫給人看的。小說的內容是人。小說寫一個人、幾個人、一群人或成千成萬人的性格和感情。他們的性格和感情從橫面的環境中反映出來,從縱面的遭遇中反映出來,從人與人之間的交往與關系中反映出來?!≌f作者最大的乞求,莫過于創造一些人物,使得他們在讀者心中變成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钡拇_如此,公眾耳熟能詳的金庸小說人物是金庸武俠小說的靈魂,故事情節、環境等要素或獨創性表達均為這些鮮活的人物而生。


總之,就網絡游戲案件中小說獨創性表達的認定,可以從小說的表面要素(不限于小說家們概括出的小說三要素)著手,進而審查這些具體創作要素在選擇、取舍、安排、設計等方面是否具有獨創性。具有獨創性的,此要素即為獨創性表達。


02.小說到網絡游戲的改編又該如何比對?


網絡游戲改編行為的認定尤為復雜,原因在于網絡游戲種類的多樣化、新奇化、甚至無窮盡化。不同類型的網絡游戲,在具體表現形式、對原作獨創性元素的偏好、使用原作獨創性表達的方式等方面,千差萬別。若對此未予充分考慮,在與原作比對時,侵權比對結果可能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以本案涉及的卡牌游戲為例??ㄅ朴螒虻谋憩F形式不同于小說,不以大段文字表達思想或情感,在進行改編時,是將小說中的獨創性表達(如人物等)進行“卡牌化”,各類卡牌(人物卡牌、武功卡牌、配飾卡牌、陣法卡牌等)圖文并茂、以短小精悍的文字甚至符號再現小說中人物特點、武功特長、人物關系、故事情節等獨創性表達。尤其有別于小說的是,卡牌游戲為非線性游戲,本身沒有情節設計,游戲進程也不依賴情節推動,因此根本不存在與原作的故事情節及脈絡發展相符或相對應的游戲情節??ㄅ朴螒蛑械年P卡設置僅僅是玩家進行戰斗的場景,關卡間的起承關系和過場介紹并不推動游戲進程,關卡之間也沒有邏輯上的因果關系,無論關卡/場景如何變化,玩家都是按卡牌中預設的規則玩游戲——組建卡牌組合,爭奪卡牌。但關卡的場景設置卻可能讓人產生關卡即情節的誤解。


本案中,二審判決基于卡牌游戲的特有表現形式,對涉案游戲的人物卡牌、武功卡牌、配飾卡牌、陣法卡牌以及關卡等使用涉案小說內容的情況進行審查,認定前述各類卡牌以及關卡等在名稱設定、具體事項描述上與涉案小說的相應內容具有極強的對應性,且卡牌組合規則設計中直接使用了涉案小說對人物角色、武功、配飾、陣法以及具體場景相互關聯關系的獨特設計和安排。在此基礎上,二審判決進一步貼切地提出:“……涉案游戲構成了對涉案作品獨創性表達的使用,只是這種使用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整體性或局部性使用,而是將涉案四部武俠小說中的獨創性表達進行了截取式、組合式的使用?!倍徟袥Q中“截取式、組合式的使用”一語,畫龍點睛,精準地歸納了卡牌游戲使用原作獨創性表達的又一慣常方式。此外,二審判決還特別強調了“表達”和“表現形式”之間的關系,進一步總結性地提出,改編作品以其特有表現形式使用原作的獨創性表達,不屬于脫離于原作的新表達。這一總結對正確掌握改編行為的比對或認定方法非常重要,由不同類型的作品改編的網絡游戲,其表現形式將影響其使用原作獨創性表達的方式。不能因為使用方式發生變化而否認或忽略其對原作獨創性表達的使用。


一言以蔽之,網絡游戲改編行為的認定,務必從涉案具體游戲的表現形式入手,具體了解其使用原作表達的方式和特點。


03.對具有獨創性的小說元素給予著作權法保護,將產生什么樣的積極社會意義?


二審判決在認定涉案游戲侵害涉案小說改編權時提到,作品的財產性利益最終需要通過市場交易來實現。對于武俠小說的游戲改編而言,以小說人物為中心的武功、配飾、陣法、場景及其相互關系設計等內容是體現作者選擇、安排和設計的核心創作元素,若不給予著作權保護,將導致涉案作品的移動終端游戲改編權及相關權益難以實現。


在武俠小說等優秀文學作品成為影視、游戲改編的熱門題材的當下,這些作品的財產價值超越了以往任何一個時代。原作中的核心創作元素(包括人物、故事情節、武功、配飾等)是改編價值的關鍵所在,在游戲行業的改編權授權協議中,也往往會特別強調這些元素的使用和授權。對這些具有獨創性的元素給予著作權法保護,不僅契合法理,的確也是文化產業有序發展的需要,對于引導建立規范的行業市場秩序,減少糾紛的發生,均具有可貴的現實意義。

七乐彩走势图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