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案例評析 > 商標

一件商標撤銷案引發的若干問題思考

日期:2020-01-16 來源:知產力公眾號 作者:葉秀進 瀏覽量:
字號:

1. 前言


近年來,越演越烈,當事人及其代理人為達目的,在法庭陳述中往往不顧事實,信口就來,甚至故意偽造關鍵證據,致使法院錯誤采信,直接導致錯誤的案件判決結果,嚴重損害另一方當事人利益,引發目前業界廣泛關注的“誠信訴訟”危機。


2. 案情及判決簡介


2013年6月27日,申請人(以下簡稱“申請人”)吳某以連續三年不使用為由申請撤銷第5000606號“熊××”注冊商標。商標局于2014年3月12日作出編號為撤201305551的《關于第5000606號“熊××”注冊商標連續三年停止使用撤銷申請的決定》,認為注冊商標權利人提供的使用證據有效,決定駁回申請人的撤銷申請,第5000606號“熊××”注冊商標繼續有效。


申請人不服商標局作出的上述撤銷決定,于2014年4月8日向商標評審委員會申請撤銷復審,申請撤銷該決定。商標評審委員會于2015年1月8日作出商評字[2015]第0000004556號《關于第5000606號“熊××”商標撤銷復審決定書》,該決定認為,被申請人在本案提交的證據不能形成完整的證據鏈,證明被申請人在指定期間在“鞋”等商品上對復審商標進行了商標法意義上的使用,決定對第5000606號“熊××”商標予以撤銷。


第5000606號“熊××”注冊商標權利人某鞋廠(以下簡稱“某鞋廠”)不服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的上述撤銷復審決定,于2015年3月5日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撤銷商評字[2015]第0000004556號復審決定,判令商標評審委員會重新作出決定。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于2015年9月18日作出(2015)京知行初字第1262號一審判決,認為某鞋廠提交的相應證據不足以證明其在2010年6月27日至2013年6月26日期間對訴爭商標進行了商標法意義上的有效使用,訴爭商標應予撤銷。


某鞋廠不服該一審判決于2015年11月18日上訴至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請求撤銷一審判決和商標撤銷復審決定,判令商標評審委員會重新作出決定。在二審訴訟中,某鞋廠當庭提交了一張機打發票及幾張手工發票等新證據。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認為上述證據對于證明復審商標是否在指定期間進行了實際使用有重大影響,若不予考慮將可能導致商標權利人對復審商標在嬰兒全套衣、游泳衣、鞋等商品上的專用權喪失而無法再行獲得救濟的機會,故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采信了以上證據并于2016年4月25日作出(2016)京行終873號二審判決,判決撤銷一審判決和商標撤銷復審決定,并責令被申請人該商標撤銷復審申請重新作出決定。


后經調查取證發現,上述機打發票及幾張手工發票開票人處調查取證,經核實,該機打發票及手工發票所開商品名稱、價格等均進行了替換、偽造,證實某鞋廠在二審訴訟中補充提交的新證據均系偽造。

2017年4月25日,申請人以二審判決認定事實所依據的主要證據系偽造,二審判決違反法律規定的訴訟程序,影響了案件的公正審判等為由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請求撤銷二審判決。


最高人民法院經法庭詢問、調查,于2017年12月26日作出(2017)最高法行申3556號《行政裁定書》,認為某鞋廠在二審訴訟中提交的新證據真實性存疑,遂裁定指令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再審本案。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經再審開庭審理、調查,于2018年7月18日作出(2018)京行再5號《行政判決書》,認為某鞋廠在二審訴訟中提交的新證據存在虛假情形,判決撤銷原二審判決,維持一審判決,第5000606號“熊××”注冊商標應予撤銷。


至此,一件看似簡單的連續三年不使用撤銷注冊商標案歷時5年多,歷經商標局撤銷三年不使用審查、商標評審委員會撤銷復審審查、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撤銷復審行政一審訴訟、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撤銷復審行政二審訴訟、最高人民法院撤銷復審行政再審訴訟、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撤銷復審行政再審訴訟共6個程序,分別出現維持目標商標有效、撤銷復審商標、訴爭商標應予撤銷、復審商標構成有效使用、指令再審、訴爭商標應予撤銷多個不同結果,可看出各行政機關、審判機關對商標有效使用證據標準的把握相差較大。


3. 相關問題及思考


縱觀本案,覺得有如下深層次問題值得關注、總結、思考。


3.1 關于民事、行政訴訟程序中當事人及其代理人故意偽造關鍵證據行為即不誠信訴訟行為的法律責任問題。


我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一條規定,訴訟參與人或者其他人有下列行為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情節輕重予以罰款、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一)偽造、毀滅重要證據,妨礙人民法院審理案件的。


《行政訴訟法》第五十九條規定,訴訟參與人或者其他人有下列行為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情節輕重,予以訓誡、責令具結悔過或者處一萬元以下的罰款、十五日以下的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二)偽造、隱藏、毀滅證據或者提供虛假證明材料,妨礙人民法院審理案件的。


《刑法》第三百零五條規定,在刑事訴訟中,證人、鑒定人、記錄人、翻譯人對與案件有重要關系的情節,故意作虛假證明、鑒定、記錄、翻譯,意圖陷害他人或者隱匿罪證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第三百零六條規定,在刑事訴訟中,辯護人、訴訟代理人毀滅、偽造證據,幫助當事人毀滅、偽造證據,威脅、引誘證人違背事實改變證言或者作偽證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由上述法律規定看出,我國刑法第305條、第306條分別規定了偽證罪及辯護人、訴訟代理人毀滅證據、偽造證據、妨害作證罪,但適用上述條款目前僅限于在刑事訴訟程序中。而在民事、行政訴訟程序中當事人及其代理人故意偽造關鍵證據的法律責任目前僅限于訓誡、責令具結悔過、罰款、拘留等司法懲戒措施,很難被追究刑事責任。


正因為上述法律規定的缺陷及我國目前誠信制度不健全、人們信仰缺失等原因,導致目前在民事、行政訴訟程序中,當事人及其代理人為達目的,在法庭陳述中往往不顧事實,信口就來,甚至故意偽造關鍵證據,致使法院錯誤采信,直接導致錯誤的案件判決結果,嚴重損害一方當事人及社會公眾利益,引發目前業界廣泛關注的“誠信訴訟”危機。


可喜的是,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于2018年9月26日公布并將于2018年10月1日起施行的《關于辦理虛假訴訟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18〕17號)對在民事訴訟中虛假訴訟、采取偽造證據等手段篡改案件事實等追究刑事責任予以明確,但該罪目前尚未涉及行政訴訟程序中。


3.2關于買賣商標意圖阻擊真正商標權利人的正當使用以謀取非法巨大利益的法律問題。


與本案相關的另外幾個事實分別如下:


2012年1月22日,由某知名動畫片制作公司出品的《熊**》動畫片在中央電視臺少兒頻道春節特別節目首播。該動畫片播出后迅速引發少兒小朋友的關注、喜愛,收視率、市場占有份額等迅速躍居動畫片前列,具有較高知名度和影響力。


2013年07月25日,某鞋廠注冊成立。


2014年02月11日,第5000606號“熊××”注冊商標提出商標轉讓申請,申請由原注冊商標權利人L某某、Z某轉讓給某鞋廠。


隨后,某鞋廠向浙江、新疆等地工商局投訴在第25類“鞋”商品上使用“熊××”商標的商標侵權行為,掀起細列打假行動,目的在于制止《熊**》動畫片出品人商標授權使用被許可人的“熊××”商標使用行為,導致授權商各地在售產品先后退出市場。


近年來,通過商標惡意搶注獲得商標注冊專用權,搶注人通過高價轉讓搶注商標、提起商標侵權訴訟要求高額賠償、使用搶注商標即搭便車等方式以謀取巨大經濟利益的現象越演愈烈,誕生了不少致富神話。工商行政管理總局、法院針對商標惡意搶注行為有針對性地推出了專項整治行動,取得了一定效果。


本案雖與商標惡意搶注行為本質有所不同,但注意到有較高知名度的商標使用人未取得注冊,通過受讓取得商標在先權利人注冊商標,意圖通過商標侵權打假阻止有較高知名度商標使用人的使用,通過高價轉讓注冊商標、提起商標侵權訴訟要求高額賠償等獲取巨大利益的手段、方法卻如出一轍。


3.3關于商標使用證據提交階段及后期程序可否補充提交使用證據等行政訴訟證據規則法律問題。


《商標法》第四十九條第二款規定,注冊商標成為其核定使用的商品的通用名稱或者沒有正當理由連續三年不使用的,任何單位或者個人可以向商標局申請撤銷該注冊商標。


《商標法實施條例》第六十六條規定,有商標法第四十九條規定的注冊商標無正當理由連續3年不使用情形的,任何單位或者個人可以向商標局申請撤銷該注冊商標,提交申請時應當說明有關情況。商標局受理后應當通知商標注冊人,限其自收到通知之日起2個月內提交該商標在撤銷申請提出前使用的證據材料或者說明不使用的正當理由;期滿未提供使用的證據材料或者證據材料無效并沒有正當理由的,由商標局撤銷其注冊商標。第五十六條規定,商標評審委員會審理不服商標局依照商標法第四十九條規定作出撤銷或者維持注冊商標決定的復審案件,應當針對商標局作出撤銷或者維持注冊商標決定和當事人申請復審時所依據的事實、理由及請求進行審理。第五十九條規定,當事人需要在提出評審申請或者答辯后補充有關證據材料的,應當在申請書或者答辯書中聲明,并自提交申請書或者答辯書之日起3個月內提交;期滿未提交的,視為放棄補充有關證據材料。但是,在期滿后生成或者當事人有其他正當理由未能在期滿前提交的證據,在期滿后提交的,商標評審委員會將證據交對方當事人并質證后可以采信。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七條規定,原告或者第三人應當在開庭審理前或者人民法院指定的交換證據之日提供證據。因正當事由申請延期提供證據的,經人民法院準許,可以在法庭調查中提供。逾期提供證據的,視為放棄舉證權利。原告或者第三人在第一審程序中無正當事由未提供而在第二審程序中提供的證據,人民法院不予接納。


《行政訴訟法》第六條規定,人民法院審理行政案件,對行政行為是否合法進行審查。


由《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五十六條、第五十九條規定可知,商標評審委員會可接受注冊商標權利人在撤銷復審階段補充提交使用證據。


根據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規定,注冊商標權利人在一審程序中仍可補充提交使用證據,在二審程序中如有正當事由仍可補充提交使用證據,但這些規定似乎與《行政訴訟法》第六條“人民法院審理行政案件,對行政行為是否合法進行審查”有一定沖突,即與人民法院審理商標撤銷復審行政案件應僅對商標評審委員會所作出商標撤銷復審決定的合法性進行審查相沖突。


4. 結語


通過本案的訴訟、判決等系列程序和結果,可以較為深入的反映目前我國商標申請、代理及有關市場現狀,商標及有關訴訟程序法中所存在的不足與需要完善的地方,期待本案能為現行商標法修訂及后續有關法律法規修訂從某個方面起到拋磚引玉和案例實證的作用。


參考文獻


【1】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行政判決書,(2015)京知行初字第1262號;


【2】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行政判決書,(2016)京行終873號;


【3】最高人民法院行政裁定書,(2017)最高法行申3556號;


【4】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行政判決書,(2018)京行再5號。

七乐彩走势图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