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熱點新聞 > 版權

盤點2019版權領域大事件

日期:2020-01-19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作者:侯偉,李楊芳等 瀏覽量:
字號:

黑洞照片事件受關注:共建圖片市場版權秩序


2019年4月10日,人類史上首張黑洞真實影像在全球六地同步發布。中國科學院上海天文臺與“事件視界望遠鏡”項目團隊共同發布了這一重大成果。然而,這張能夠讓人們一窺5500萬光年外黑洞真容的照片,卻意外折射出國內網絡圖片產業長期存在的版權保護“盲區”。


黑洞照片發布當晚,中科院院士武向平就向外界解答了黑洞照片的版權歸屬。他表示,黑洞照片是由200多位科研人員組成的團隊完成的科研成果,一旦發布,全世界都可以使用,媒體使用時只需要標注出處為歐洲南方天文臺(ESO)即可。2019年4月11日,卻有網友發現國內圖片平臺視覺中國“買下”了黑洞照片版權,并對該照片的商業使用行為收取版權費用,這引起社會廣泛質疑。有更多人士披露,視覺中國將大量海外開放版權的圖片“據為己有”,再以高價出售,且大行“碰瓷式維權”,動輒高價索賠或要求簽訂圖片使用包年合同。這樣的情況也出現在IC photo、全景視覺等圖片平臺上。


隨后,視覺中國網站負責人被天津網信辦約談,責令其立即停止違法違規行為,全面徹底整改。視覺中國也發布致歉信,表示公司已采取措施對不合規圖片全部下線處理,并將進一步強化制度建設,提升內容審核水平。


此次事件引發了社會對網絡圖片產業版權保護的大討論,也成為了一次集中整治圖片市場版權秩序的大行動,引導全民尊重知識產權、提升知識產權保護意識的良好契機。對此,事件爆發的第二天,國家版權局稱將圖片版權保護納入“劍網2019”專項行動中,把打擊圖片侵權與倡導誠信維權作為抓手,采取保護合法、整治非法、規范秩序三方面措施,在創新版權監管模式、強化司法保護、加強企業行業自律等方面重點突破,切實推動圖片創新運用,營造健康的行業生態。中國攝影著作權協會則表示愿意與圖片使用方配合,尋找一個簡易、公平、相對合理的機制,加強發揮集體管理組織的作用。中國互聯網協會版權工作委員則表示將通過多方聯合行動,共同推動網絡圖片版權保護,研究起草《互聯網行業圖片使用指導價格》,推動構建互聯網平臺糾紛調解機制建設,建立常態化機制。


在黑洞照片事件發生后,北京市率先召開圖片行業會議,部署圖片專項版權整頓,對全市主要圖片服務企業開展了圖片版權和內容的專項檢查。此次整頓工作的第一階段即篩查在線圖片2.6873億張,下線權屬不清和內容存疑的圖片300多萬張。同時要求,針對不同權屬的圖片內容,圖片企業應明確標示收費項目類別,對公關宣傳類、設計加工類以及公共領域作品進行單獨標示,明示收取服務費,圖片營銷和權屬關系進一步公開、透明。自查整頓中,多家圖片網站嘗試推出低價圖片,并對各類媒體報刊雜志提供了優惠價格折扣,以滿足媒體類客戶實際需求;或面向自媒體及小微企業推出了有針對性的價格體系和服務等。


2019年底,“劍網2019”專項行動收官。此次專項行動重點查處了圖片企業通過假冒授權、虛假授權等方式非法傳播他人作品的侵權行為,著力整治圖片企業版權經營活動中存在的權屬不清、濫用權利、不正當維權等違法違規行為,有效推動了相關企業嚴格遵循“先授權后使用”的基本原則,合理合法維權,通過各界努力,共同構建起健康有序的圖片市場版權秩序。(李楊芳)


網絡版權產值創新高:驅動數字經濟快速發展


2006年至今,我國網絡版權產業取得長足發展,已經崛起成為推動我國版權產業振興的核心支柱,以及驅動我國數字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并在全球網絡版權產業格局中占據了舉足輕重的地位。


2019年4月,國家版權局網絡版權產業研究基地發布的《中國網絡版權產業發展報告(2018)》顯示,2018年我國網絡版權產業市場規模達7423億元,同比增長16.6%;整體用戶付費規模接近3686億元,同比增長15.8%。這些成績的取得,得益于我國版權環境的持續改善,以及產業界的持續創新。十余年間,我國網絡版權產業由亂而治,企業正版化運營以及用戶為正版付費的理念深入人心,網絡版權產業用戶付費與廣告收入雙輪驅動的商業模式已經形成。在此基礎上,面對充滿變化的國內外形勢,以及不斷迭代的業態模式,我國網絡版權產業積極進行結構調整、運用新興技術、提升創作質量、布局海外市場,以此實現了平穩快速發展。


數據顯示,當前,網絡新聞媒體、網絡游戲、網絡視頻仍是我國網絡版權產業的三大支柱,三者合計貢獻85%的網絡版權產業份額。與此同時,短視頻、直播等新業態發展勢頭迅猛,在短視頻領域,抖音日活躍用戶數已突破4億,快手攜手傳統媒體動作頻頻;在直播領域,頭部平臺虎牙、斗魚已接連美股上市。這些新業態的市場份額占比顯著提高,已經成為我國網絡版權產業的重要支點,推動整體產業結構更為多元化。新興業態也在與傳統業態持續融合,短視頻、全景直播等被納為新聞報道的有益補充,為新聞媒體吸引更多用戶,游戲直播、音樂短視頻、VR/AR游戲等領域的增長潛力巨大。


此外,我國網絡版權產業以用戶付費與廣告收入雙輪驅動的盈利模式進一步穩固。與2016年相比,2018年我國網絡版權產業用戶付費規模在3年時間內增長近1500億元,用戶付費規模占整體市場規模的比重也從2016年的44%增到2018年的近50%。尤其是網絡視頻、數字閱讀、在線音樂等領域在持續加強付費用戶的運營,開展了超前點播、會員用戶資源福利等豐富的變現嘗試。


需要注意的是,我國網絡版權產業的高速發展,離不開版權保護的護航。不斷加強保護才能促進產業更好發展,與此同時,面對不斷變化的產業發展形勢,保護手段也需得到豐富和優化。


自2005年開始,我國持續開展打擊網絡侵權盜版“劍網行動”,針對網絡侵權盜版的熱點難點問題,先后在網絡視頻、網絡音樂、網絡文學、網絡新聞轉載、應用程序商店、網絡圖片等領域開展專項整治,集中強化對網絡侵權盜版行為的打擊力度,查處了一批侵權盜版大案要案,有效打擊和震懾了網絡侵權盜版行為,提升了網絡企業的版權意識,不斷優化的網絡版權環境保障了網絡版權產業快速發展。在不久前收官的“劍網2019”專項行動中,各級版權執法部門會同網信、通信、公安等部門,開展多個領域專項整治,共計刪除侵權盜版鏈接110萬條,收繳侵權盜版制品1075萬件,查處網絡侵權盜版案件450件,有力規范了網絡版權秩序。


中宣部版權管理局局長于慈珂在出席2019中國網絡版權保護與發展大會時表示,接下來,在版權工作中將重點實施對網絡版權的嚴格保護,做到在力度上加強保護,在范圍上全面保護,在程度上適當保護,在效果上有效保護,建立維護良好的網絡版權生態,培育發展版權重點特色產業,不斷推進網絡版權新產品、新業態創新發展。(李楊芳)


電影《哪吒》票房刷紀錄:樹立國產動畫電影標桿


2019年暑期檔,一部《哪吒之魔童降世》(下稱《哪吒》)的上映,讓國產動畫電影的票房與制作邁上一個新臺階。經過數輪點映、口碑不斷發酵,《哪吒》于2019年7月26日正式上映,貓眼數據顯示,截至8月1日,電影累計票房已突破13億元,豆瓣評分8.8、貓眼和淘票票評分均在9.5以上,最終總票房超50億元。


《哪吒》的出世,提升了我國動畫電影的市場信心與國風三維動畫的創作信心,意義重大。每年的北美電影票房前十中,一定有兩三部動畫電影,有時動畫電影甚至占據半壁江山。相比之下,我國動畫電影長期處于蟄伏狀態?!赌倪浮窓M空出世,一掃陰霾,幫助大家堅定了信心,對我國動漫產業、電影產業,甚至對于弘揚中國傳統文化都有很重要的啟示,已經遠遠超越了“國漫”這一概念范疇。


《哪吒》的成功,帶給業界更多思考。從文化層面看,一個國家的興起,一定會伴隨著傳統文化的復興,將傳統文化元素結合新時代的審美觀和價值觀進行二次創作,美國的迪士尼走的就是這樣的道路。在我國,改革開放中成長起來的人有新的審美觀、價值觀,將開啟新一輪的創作。在此背景下,《哪吒》被視為一個標志,這是改革開放之后一代人對傳統的解讀,會吸引更多的資金和人才投入到中國古典神話動畫電影中。


除《哪吒》外,2019年,國產電影精品迭出,類型豐富,引領各重點檔期,創造了顯著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春節檔,《流浪地球》開啟了中國科幻電影元年;國慶檔,《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攀登者》深受觀眾青睞,贏得票房口碑雙豐收。2019年12月31日,國家電影局曬出的“成績單”顯示,2019年全國電影總票房642.66億元,同比增長5.4%,其中國產電影總票房411.75億元,同比增長8.65%,市場占比64.07%。全年票房過億元影片88部,其中國產電影47部。國產電影發展勢頭喜人。


國產電影昂首闊步前進的同時,也存在衍生品開發滯后等問題?!赌倪浮飞嫌澈?,由于正版衍生品開發滯后,且品類有限,導致盜版產品在電商平臺熱銷?!读骼说厍颉返难苌烽_發同樣較為滯后。針對國產電影衍生品開發步伐跟不上電影熱度的情況,業界建議,可以借鑒好萊塢的做法,電影上映前就將衍生品廣泛推出,讓消費者通過這些周邊產品認識了影片角色,對影片產生濃厚興趣,從而拉動影片的票房,減少開發滯后的現象出現。針對衍生品盜版情況,權利人要掌握主動,建立快速有效的衍生品銷售渠道,在第一時間將高品質的衍生品送到消費者面前,和盜版爭分奪秒,能有效遏制盜版行為。(侯 偉)


“夢幻西游”訴訟終落幕:界定游戲直播畫面屬性


2019年12月26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下稱廣東高院)對備受關注的“夢幻西游”網絡游戲直播侵權案進行公開宣判,二審駁回廣州華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華多公司)上訴,維持原判。據悉,該是國內第一例游戲廠商在訴訟中向直播者主張游戲畫面權利的案件,被業界稱為“網絡游戲直播侵權第一案”。


據介紹,廣州網易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下稱網易公司)發現華多公司擅自在YY、虎牙平臺上組織主播人員直播“夢幻西游2”游戲內容,認為其構成侵害著作權及不正當競爭。經交涉未果,網易公司于2014年11月24日提起訴訟,請求判令華多公司停止侵權、賠禮道歉和賠償1億元等。廣州知識產權法院一審認定華多公司構成著作權侵權,判令其停止侵權、賠償網易公司2000萬元。網易公司、華多公司均不服,向廣東高院提起上訴。網易公司上訴認為,一審判賠數額過低。華多公司上訴認為,游戲連續動態畫面不構成作品,游戲直播應是一種合理使用行為,一審計算賠償的方法不合理。二審庭審中,雙方展開激烈交鋒,申請了專家輔助人出庭陳述專業意見,雙方訴訟代理人還就爭議焦點向專家輔助人進行了交叉詢問。


廣東高院經審理認為,“夢幻西游”網絡游戲連續動態畫面整體構成“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應獲得著作權法保護。被訴游戲直播行為不符合著作權法第二十二條規定的權利限制情形,不能認定為合理使用行為。華多公司未經許可組織主播人員直播涉案游戲,并從直播業務中抽成獲利,并非單純提供網絡技術服務,直接侵害了網易公司依法享有的著作權利,應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但網易公司要求華多公司賠禮道歉的理據不足,不予支持。關于該案賠償金額,應綜合考慮涉案游戲類型和知名度、侵權行為性質和情節、相關游戲直播許可市場情況、涉案游戲因素在直播平臺獲利中的貢獻、維權費用等,可酌定為2000萬元。綜上,遂作出上述判決。


這一案件在業界引發高度關注。近年來,我國游戲直播行業發展迅猛,創造了巨大的商業價值和發展前景。在巨大的市場前景下,游戲直播行業的競爭日趨激烈,知識產權訴訟頻頻發生,而這些訴訟既涉及游戲直播平臺之間的糾紛,也涉及游戲公司與直播平臺或者短視頻平臺之間的爭議,爭議焦點復雜多樣。尤其是在2019年,游戲直播行業訴訟頻發、禁令申請不斷,如《王者榮耀》引發的糾紛,斗魚與虎牙之間的“恩恩怨怨”,吸引了業界的廣泛關注。


針對游戲直播行業頻頻出現的知識產權保護問題,業內人士建議,首先,進一步細化著作權法的有關法律條文,順應技術和產業發展的新需求,破解實踐中關于“獨創性高低”的認定難題,重新審視“電影作品”“錄像制品”的分類。同時,應明確在線內容分享行為的法律性質,并完善平臺的版權治理,重新考察平臺注意義務的認定。其次,從加強知識產權保護、規范競爭秩序、提升契約意識等角度出發,理順游戲直播行業各參與主體之間的權利義務,明晰作品使用規則和免責條件,出臺一部專門性的涉及網絡游戲糾紛案件的裁判指引,以推動網絡游戲直播行業有序發展。(姜旭)


AI生成內容陷糾紛:探討人工智能“作品”性質


2019年12月底,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下稱南山法院)就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下稱騰訊公司)起訴上海盈訊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上海盈訊公司)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由騰訊公司研發的智能寫作輔助系統Dreamwriter創作的財經報道文章具有獨創性,構成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上海盈訊公司未經授權通過其經營的“網貸之家”網站對外傳播涉案文章構成侵權。這是業界首起認定AI(人工智能)生成內容構成作品的著作權糾紛。


騰訊公司向法院起訴稱,涉案文章由其工作人員使用涉案軟件完成,涉案文章作品的著作權歸原告。上海盈訊公司未經許可在涉案文章發表當日就進行了完全復制,并發表在其經營的“網貸之家”網站上向公眾傳播,此行為涉嫌侵犯了原告享有的著作權。庭審中,上海盈訊公司認可騰訊公司主張的事實。該案主要審理焦點在于涉案文章是否構成著作權法上的文字作品。對此,南山法院認為,涉案文章是否構成文字作品的關鍵在于其是否具有獨創性,而判斷涉案文章是否具有獨創性,應當從是否獨立創作及外在表現上是否與已有作品存在一定程度的差異或具備最低程度的創造性進行分析判斷。首先,涉案文章符合文字作品的形式要求,具有一定的獨創性。其次,該文章的表現形式由騰訊公司主創團隊相關人員個性化的安排與選擇決定,其表現形式并非唯一,具有一定的獨創性。因此,涉案軟件技術上“生成”的創作過程均滿足著作權法對文字作品的保護條件,屬于我國著作權法所保護的文字作品。


AI作為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重要力量,在推動傳統產業升級換代中產生了重大的影響,并被越來越多地引入到藝術創作和文學創作中。而對于這些“作品”是否屬于我國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能否擁有版權,業界一直存有不同觀點。例如,此前,北京菲林律師事務所(下稱菲林律所)起訴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著作權侵權案被業界稱為“首例AI生成內容著作權糾紛”,在該案一審判決中,法院認為,具備獨創性并非構成文字作品的充分條件,根據現行法律規定,文字作品應由自然人創作完成,即使菲林律所主張的內容具有獨創性,但仍不屬于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


此案一審判決后,引發業界廣泛關注。有觀點認同上述判決,但也有很多人提出,由于我國現行法律對于AI的生成內容保護處于“缺位”狀態,AI研發人員的權利也處于“真空”地帶,如果對AI生成內容的法律性質不進行調整和確認,恐不利于產業的長遠發展。對此,有專家指出,能否被認定為受法律保護的作品,首先需要判斷其是否具有獨創性的表達。在司法實踐中,需要判斷表達是否為獨立創作、能否在外在表現上與已有作品區分,并且要在最低程度的創造性上對其進行判斷。人工智能是人的大腦和身體的延伸,只不過減輕了人的智力和體力勞動,這和傳統從事自動化工業生產的機器發揮的作用并無本質區別。既然傳統自動化機器生產的產品屬于人的勞動成果,將人工智能生成物視為人的智力成果,即思想或者情感的表達,亦不存在法理上的障礙。此外,將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備獨創性的人工智能生成內容認定為作品并通過著作權法保護,有利于鼓勵作品的創作和傳播,促進文化的多樣性,同時激勵人們研發能夠減輕人的智力勞動和體力勞動、能夠生成具備獨創性作品的人工智能,并利用該人工智能進行作品創作。(紀昭瑢)


“少年的你”遭指責:厘清融梗與抄襲之界線


2019年年底,由青年演員周冬雨、易烊千璽等主演的電影《少年的你》在上映后口碑不俗,上映13天票房即突破12億元。不過,這部看似誠意滿滿的影片原著小說《少年的你,如此美麗》卻深陷“融?!背u的指控,同時,影視改編作品等衍生作品與原作品是否能被獨立看待,影視制作公司、演員本人及經紀公司是否該因原作品的版權問題而負有連帶責任等話題,一并引發熱議。


在電影上映前,有讀者指出,《少年的你,如此美麗》在大致情節、邏輯鏈條等方面復刻了日本作家東野圭吾的經典小說《嫌疑人X的獻身》,人物設定則與東野圭吾的另一部小說《白夜行》相似。電影上映后,業界關于原著小說“融?!背u的討論更是不斷。不過,也有讀者認為,《少年的你,如此美麗》在“校園霸凌”的主題選擇以及相關具體情節的設定上,與東野圭吾的兩部作品存在明顯區別,只是某種程度上的撞題。


“融?!笔且粋€網絡派生詞,“融?!钡奈膶W作品被認為在文字具體表述上往往與原著存在很大差別,但在故事演進的邏輯、線索的安排等方面則可能與原著相似度較高。網絡文學的圈內人士認為,“融?!辈皇呛唵蔚某u,而是將多部作品的情節、構思、創意等所謂的“?!?,通過重新創作,融合在一起,將“?!比谶M在自己的作品里。在此次事件之前,《甄嬛傳》《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錦繡未央》等影視作品的原著小說也被指控行文多處糅合復制他人作品的情節表述,涉嫌“融?!?;《甘柴劣火》等自媒體作品則引發了大眾對于“洗稿”深加工處理文章的侵權質疑。


2019年年初,微信公眾號呦呦鹿鳴發布了《甘柴劣火》一文,該文講述了甘肅省武威市原“火書記”被雙開一事,組織文章的事實材料,大量取自公開報道,并在文章中注明了出處,這其中就有財新網記者王和巖采寫的報道。在《甘柴劣火》一文的開篇,就有如下提示:“本文所有信息,均來自國內官方認可、可信賴的信源,敬請諸君知悉?!钡诤芏嗳丝磥?,上述提示并不能為其免責,有讀者還發文暗指該文抄襲財新網之前的報道。


此事一出,在社會上引發廣泛關注,更是引發何為“洗稿”的大爭議。其實,無論是“融?!?,還是“洗稿”,其與抄襲之間的界定長期處于模糊地帶。以網絡文學“融?!睘槔?,其與文學作品生產機制的發展有關。網絡文學的生產機制是一條高強度、高耐力的寫作流水線,如果不走高度類型化、模式化的套路,很難維持下來。與此同時,隨著網絡文學全版權開發的持續推進,網絡文學創作者們集體共創、不斷完善形成的“?!笨赡鼙还袒癁槟骋恢≌f作者的版權,這必然會引發不滿爭議。當網絡文學的“融?!敝疇庍M一步延伸至傳統文學、影視、游戲等領域,則會給全版權開發埋下更多的定時炸彈。


因此,對于“融?!薄跋锤濉焙统u行為的性質界定,是有效解決糾紛的關鍵。進而,在還未定性原著小說是否構成抄襲的情況下就討論衍生作品該不該被“連坐”,并沒有任何可以落在實處的支撐論點。但不可否認,輿論也推促著文學在規范化之路上一步步向前。(姜旭)


短視頻變現獲認可:豐富版權內容商業化渠道


創作者全年共發布內容4.5億條,總收入達到46億元,其中三農頭條小店在2019年前10個月內總營收突破2億元;平臺上有1900萬人獲得收益,其中500萬人來自貧困地區。歲末年初,今日頭條與快手兩大短視頻平臺發布的過去一年數據,讓業界認識到短視頻這一網民使用率最高的視頻應用所蘊藏的商業價值與社會價值。


近兩年爆發的短視頻產業,實現了300%的增長速度。短視頻以其高滲透、高黏度傳播重塑視頻生態格局,而短視頻生產者與用戶邊界的消融正在促成內容消費與生產的強連接。如今,短視頻商業化探索不斷深入,成內容營銷新陣地,“短視頻+”的商業模式風靡,廣告、電商、內容付費是當前短視頻變現的三種主要形式。


在短視頻商業變現模式中,廣告變現是最普遍的形式,短視頻廣告在激發用戶興趣、引發用戶關注上逐漸與電視廣告接近,成為品牌方和用戶共同青睞的一種廣告形式。此外,隨著知識付費的崛起,短視頻內容付費也逐漸興起。這種模式更多見于綜合性短視頻平臺與專業平臺。數據顯示,有14.1%的短視頻用戶購買過特定短視頻內容,48.8%的短視頻用戶購買過視頻網站會員?!翱匆曨l,逛店鋪”的電商模式,同樣備受業界青睞,目前,新媒體的紅利正在從廣告轉向電商,未來,“新媒體+電商”將是一個標配。


2019年,“短視頻+”商業模式正在加速推進,各平臺同時嘗試通過搭建內容交易平臺、用戶付費渠道等來實現多元變現。未來,隨著對用戶消費習慣及媒介接觸狀況等多維數據的進一步挖掘,將推動短視頻商業化向更成熟的方向發展。


值得關注的是,2019年,短視頻在扶貧方面有突出表現。作為通用信息平臺,短視頻平臺能有效打通扶貧最后一公里。如今日頭條先后啟動扶貧達人計劃、智美鄉村項目,為縣城和鄉村培訓具有內容創作、運營能力的新媒體創作人才。今日頭條上有4.3萬個三農創頭條號,覆蓋600多個國家機構,300多家媒體和來自全國各地的優秀創作者,這些頭條號通過付費專欄、頭條小店、直播等工具變現,2019年前10個月,三農頭條小店總營收突破2億元,訂單量突破500萬??焓忠渤蔀榱素毨Эh老百姓的“新農具”,這其中有很多是利用地方傳統文化、非遺脫貧致富??焓滞瞥龅男腋`l村帶頭人計劃,在2018年就培養了43位鄉村創業者,全年總產值超過1500萬元。2019年,快手發起了“非遺帶頭人計劃”和“快手-蘇工美非遺培訓計劃”,從非遺技藝培訓,到非遺產品創新創作再到電商銷售全鏈條覆蓋?!盎ヂ摼W+文化”打造出了具有中國特色的脫貧新模式,短視頻的商業與社會價值,正在獲得更廣泛的認可。


爆發式增長的短視頻,已經成為互聯網業務核心內容,如何促進短視頻生態發展與保護,成為重中之重。面對涉及短視頻的著作權糾紛,業界關注司法在短視頻這個新興行業當中如何平衡作品的創作與傳播,以及權利人、網絡服務提供者和社會公眾利益之間的關系。有學者認為,獨創性及平臺責任是這類案件的關鍵,短視頻已經隨著技術的發展、資本的進入而成為了一個潛力巨大的新興產業,短視頻使公眾擁有更加多樣化的表達,同時也成為一些年輕人的創業方式,司法如果不給予保護,將會產生更多的侵權亂象。如何構建起一個健康的產業環境,還需要主管部門、司法部門、平臺、創作者等各方的共同努力。(竇新穎)


5G等新技術廣應用:探索建立版權保護新規則


5G、區塊鏈、人工智能……現代技術日新月異,改變著內容生產方式,催生了版權新業態。與此同時,新技術的應用讓版權保護變得更為復雜,但也給這些新挑戰帶來技術解決方案,為版權產業打開無限的想象空間。把脈新興技術,觀潮產業變革,成為2019年的焦點話題。


2019年是5G商用元年,隨著萬物互聯時代的開啟,區塊鏈、人工智能、VR、AR等新興技術將獲得更加簡潔的技術實現路徑,拓展出更加廣闊的應用場景,進而推動內容傳播與生產模式的深刻變革,甚至重塑多元產業的商業模式。


媒體融合即是5G技術落地應用的最佳場景之一。在5G技術環境下,云VR、AR、無限家庭娛樂、社交網絡等與傳媒業關系密切的應用場景獲得深刻發展,傳統媒體可以從重構用戶關系入手,積極擁抱新技術,豐富社交化、智能化、移動化的產品矩陣,實現從“平面媒體”到“立體媒體”“沉浸式媒體”的升級。央視網打造的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網絡VR全景展館、上海進博會上新華社的“5G背包+4K/8K+VR”全景超高清直播報道,均展現著5G技術為融媒體升級帶來的新動能。不僅如此,5G網絡與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的結合,還可以幫助媒體更加精準地采集新聞線索,并且根據用戶的不同需求進行生產推送,更可以根據用戶反饋,及時對信息生產進行調整,提高傳播效果、提升傳播效率。


需要注意的是,新技術的迅猛發展,在推動版權產業不斷提速的同時,也給版權保護帶來諸多挑戰。比如5G時代下大量AR、VR等智能硬件的出現,使得內容的傳播不再限于傳統PC、APP及OTT端;區塊鏈的出現也使很多未經授權的內容可以通過聯盟鏈、私有鏈等被迅速惡意傳播,新的侵權形態及盜版鏈隨時會出現,版權保護面臨全球性挑戰;AI自動生成內容也在不斷挑戰著現有的版權保護體系。面對這些新挑戰,亟需探索司法、行政、技術和標準相結合的版權保護新模式,逐步建立起版權保護技術新規則。


但是,這些新技術在帶來版權保護挑戰的同時,也為應對這些挑戰提供著可行的解決方案。區塊鏈技術因具有去中心化、難以篡改、防止抵賴的技術特征,被積極探索應用于版權資產管理領域,尤其是鏈上數據電子存證,被普遍期待用以解決版權確權存證可信度低、維權溯源舉證難的問題。目前國內已有基于區塊鏈、人工智能及大數據打造的智能版權大數據平臺,支持全類型作品、全網絡及全時段的版權監測,并能提供版權傳播大數據分析、版權維權、作品認證等增值服務。與此同時,司法層面對區塊鏈電子存證也呈現出更加包容的態度。不僅如此,面對網絡侵權盜版日益呈現的片段化、階段化、分散化、規?;?、國際化等特點,水印技術、指紋識別技術、防盜鏈技術等一系列新興技術的應用有效提高了盜版核驗效率,與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結合運用后,可實現從全網監測、態勢發現、電子固證到實施處置的全流程版權保護。


相信在新技術背景下,通過“法律+技術”的深度融合,可以探索出符合我國國情并能為他人提供借鑒的版權保護生態體系和版權保護經驗。(李楊芳 紀昭瑢)


《流浪地球》被盜傳:共治院線電影盜版頑疾


一直以來,我國對保護電影版權的態度十分鮮明,這既是完善版權保護制度的一項重要內容,也是提升我國電影行業競爭力的必然要求。2019年4月29日,公安部在江蘇省揚州市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部署打擊2019年春節檔電影侵權盜版違法犯罪活動、成功偵辦“2·15”系列專案工作情況。其中,揚州查破的特大偷拍盜錄案,是春節檔院線電影盜錄和銷售網絡的源頭,打掉隱藏多年“幽靈機”,也為整肅院線電影版權生態打響了漂亮的頭炮。隨后,院線電影版權保護專項整治被納入“劍網2019”專項行動中,打擊院線電影侵權盜版工作力度進一步加大。


2019年春節檔期間,《流浪地球》《瘋狂的外星人》《新喜劇之王》等8部國產影片的集中上映掀起賀歲觀影熱潮,這些影片在收獲喜人票房的同時,卻也遭遇到大規模網絡侵權盜版。中國版權協會版權監測中心公布的盜版監測數據顯示,春節檔電影上映一周內,網絡侵權鏈接已有1.5萬余條,同時還出現了高清片源流出、侵權鏈接源頭為海外服務器等問題,給片方利益造成巨大損失,社會各界反映強烈。


春節期間,國家版權局率先公布了2019年度第一批重點作品版權保護預警名單,8部春節檔上映電影均在列,要求各地版權行政執法監管部門對本地區主要網絡服務商發出版權預警提示。在大規模盜版爆發后,國家版權局立即部署中國版權協會版權監測中心等加大對侵權盜版的監測力度,安排重點保護影片權利人與監測機構建立對接窗口,并聯合網絡服務商緊急刪除侵權鏈接。2019年2月10日后,國家版權局會同有關部門刪除春節檔院線電影盜版鏈接3萬余條,盜版傳播行為得到一定遏制。


不僅如此,公安部針對這一社會關切問題,迅速組織部署各地公安機關開展打擊春節檔電影侵權盜版“2·15”系列專案偵辦工作,迅速查明并堅決打掉了春節檔高清盜版影片線下制作源頭、線上傳播網絡、境內外勾連團伙,打掉了“麻花影視”APP、“范特西視頻”APP等一批侵權問題突出、權利人反映強烈的盜版網站和APP。截至舉行通報會時,各地公安機關共偵破影視侵權盜版案件25起,抓獲犯罪嫌疑人251人,打掉盜版影視網站361個、涉案APP 57個,查繳用于制作高清盜版影片的放映服務器7臺、設備1.4萬件,涉案金額2.3億元?!?·15”系列專案成功偵破后,電影高清盜版問題得到明顯遏制,院線電影版權生態凈化成效顯著。


2019年國慶檔期間,《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攀登者》《雪人奇緣》等4部國產電影集中上映,收獲了超過68億元的票房以及上億觀影人次,造就了“史上最強國慶檔”。在國慶節前夕,國家版權局即發布了2019年度第六批重點作品版權保護預警名單,北京市版權局、上海市版權局等監管部門同步發出預警,敦促網絡平臺積極采取有效措施,防止用戶上傳、分享和傳播盜版資源。相比2018年國慶檔院線電影網絡侵權盜版首周監測數據,2019年國慶檔院線電影網絡侵權鏈接數量下降了近88%。


2019年,在院線電影版權保護方面,國家版權局會同各級版權執法部門、電影管理部門、公安部門等,建立起長效聯動機制,事前預警“防漏”,事后精準“堵漏”,對侵犯電影版權的行為始終保持高壓打擊態勢,形成有效震懾。下一步,國家版權局將針對跨境設立服務器盜版侵權等情況,進一步加強與相關國家和地區的跨境執法協作,不懈嚴格打擊網絡侵權行為。(李楊芳)


IP授權受青睞:煥發文化產業經濟活力


鼠年到來之際,與鼠有關的原創設計、IP授權、跨界合作怎能沒有新玩法?作為近年來分量十足的“網紅”,故宮文創基于藏傳佛教中的吐寶鼠形象,打造了“金鼠迎吉”系列產品。憑借著吐寶鼠可愛的形象和吉祥富足的寓意,吐寶鼠新春刺繡福袋、吐寶鼠流沙杯墊等產品一經上線即受到消費者的熱烈追捧。老牌國產動畫IP《舒克和貝塔》經翻新制作后授權開發動作頻頻,舒克和貝塔還受中國建設銀行邀請登上了“中國建設銀行鼠年壓歲金”的賀歲舞臺。潮玩品牌泡泡瑪特也不負期待,推出了PUCKY畢奇小肥鼠寶寶新年系列盲盒,全球限量3.3萬套,俘獲了大批網友的心。不僅如此,在本土文化內容建設逐漸做大做強、國際文化影響力大幅提升的背景下,國外許多與鼠有關的經典形象,諸如米老鼠、《貓和老鼠》等,也不免蹭一波鼠年熱度,大力布局中國授權開發市場。


近年來,IP授權正在成為我國文化創意產業的關注焦點及重要驅動力?!敖刂?018年底,我國共有5354家博物館,76.7萬處不可移動文物和1.8億件套國有可移動文物,文物衍生開發具有雄厚的基礎?!薄斑^去的20年里,我國紙質圖書總印刷數量增長29.8%,銷售額增長413.72%。在融媒體和版權聯動趨勢下,傳統圖書正在通過授權開發開拓出更多的生產模式與使用場景?!痹?019年的多個版權主題論壇上,上述數據被多次引用,這釋放著一個鮮明的信號:結合我國豐厚的傳統文化基礎,IP授權憑借其創造性、創新性、感染力、聚合力等特性,走進尋常百姓家,越來越多的產品、品牌在IP授權衍生開發和融合發展中受益。


不過,需要正視的是,目前我國IP授權產業仍處于初級階段。根據國際授權業協會發布的《2019年全球授權業市場調查報告》,2018年全球授權商品零售額增長至2803億美元,其中以我國為代表的第五大消費市場產業規模逐年提升,銷售額達到95億美元,漲幅達6.7%,但與歐美、日本等授權產業幾近成熟的國家和地區相比,尚存在很大差距。這是因為國內IP授權運營仍存在兩大癥結:一方面,國內文化產業市場授權開發意識啟蒙較晚,重視度與市場前瞻性不足。另一方面,國內IP授權開發缺乏系統化的專業運作,相關支撐產業未配備齊全,IP難以充分釋放其價值。以近年來發展勢頭強勁的博物館文創開發為例,僅憑博物館一己之力的開發模式并不可取,需要專業設計團隊、運營團隊以及資本服務機構的多方合力,但目前國內絕大多數博物館仍缺乏這些方面的資源,文創開發尚處于單一階段。


業內人士認為,要想讓IP授權最大化發揮價值,還需提高從業者的授權開發意識、建立專業的授權團隊、打通授權鏈條。與此同時,在全行業間搭建市場化、國際化對接平臺,推進版權成果高效流轉也至關重要。值得欣慰的是,近兩年來,國內IP授權意識明顯提高,在IP授權開發中已經實現了一些產品形態的新突破,產品品類顯著增加,生產規模持續擴大。當前,國家版權局正帶頭積極推進版權運用和價值轉化,著力打造全國版權展會授權體系。該體系將以國家版權局主辦的版權博覽會為龍頭,以多個地方版權博覽會、交易會、授權展為身翼,希望實現整合資源、彰顯特點、相互補充和共謀發展。(侯偉)

七乐彩走势图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