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法官視點 > 反不正當競爭

數據爬取競爭糾紛的審理思路

日期:2019-07-24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作者:張璇 瀏覽量:
字號:

在流量之外,數據恐怕是當今互聯網企業爭奪的主要市場資源了。近幾年,與數據爬取相關的競爭糾紛逐漸出現且有增多的趨勢。這些案件雖涉及的被訴行為表現有所不同,但案件爭議焦點通常較為集中,使得這類案件審判思路具有進行歸納總結并進行統一的可能。


筆者認為,可以從4個方面對該類型案件的審判思路進行總結歸納。


一是原被告雙方是否構成競爭關系。在處理數據爬取相關的競爭糾紛時,競爭關系這一問題雖并非主要的案件爭議焦點,但仍然需要進行考量。在數據已經成為信息社會基礎性資源的背景下,數據的使用范疇很廣,并不會因原被告并非經營同一類型或類似產業而存在障礙,故司法實踐傾向于從廣義的角度認定競爭關系。例如,在淘寶公司訴美景公司一案中,法院即認為“在網絡經濟環境下,只要雙方吸引爭取的網絡用戶群體存在此消彼長或必然性對應關系,即可認定雙方存在競爭關系?!碑斎?,部分案件中,競爭關系的考慮因素不一定非要雙方用戶群體“此消彼長”,也可能雙方的用戶群體都在增長,但如一方不恰當借助對方的經營資源,造成對方合法經營利益的損害,亦可認定存在競爭關系。


二是原告是否享有受反不正當競爭法調整的權益。雖然反不正當競爭法是調整行為的法律,但“請求權基礎”并未在這類案件中失靈;因此,在數據爬取競爭糾紛中,原告提出相應主張仍應以其對涉案數據享有合法權益為前提。對此爭議較大的主要問題有兩個,首先,用戶協議中關于數據歸屬的約定是否有效。原則上,無論平臺與用戶的協議如何約定(如約定用戶在平臺中發布的所有內容的著作權和其他知識產權權益均無償獨家轉讓給平臺所有),此類協議仍屬于民事主體之間真實意思表示的反映,在沒有相反證據或法律禁止性規定的情形下,加上用戶一般并不是競爭糾紛的當事人,故不宜在此類案件中直接評價甚至否定這類協議的效力。其次,原告收集數據或基于此形成的數據產品的行為是否正當。數據所具有基礎性資源之屬性,加上涉案數據往往含有大量與個人信息相關的數據等特點,使得在判斷原告是否對涉案數據享有合法權益時,還要結合其他相關法律進行理解。例如,網絡安全法對網絡競爭者收集使用網絡用戶個人信息進行了更加嚴格的規定,如果原告收集、使用網絡用戶個人信息時違反了這些規定,則可能導致其基于此收集的數據并形成的數據產品缺乏合法性基礎而不能主張反不正當競爭法上的權益。


三是被訴行為的正當性判斷。首先,分析被訴行為的正當與否,必須區分個案中涉案數據的類型和被訴行為的具體行為表現。不僅要考慮被告爬取的數據屬于何種類型,例如,是原始數據還是數據產品,是前端數據還是后臺數據,還要考慮被告的具體行為,只爬取未使用和爬取并使用數據的行為,爬取后直接展示使用和爬取后經過整理、編輯和二次開發后形成新的數據產品的行為,通過垂直搜索等技術使用他人數據的行為等不同類型的行為,均有不同的評判要點,不能一概而論。其次,無論被訴行為以何種表現形式加以呈現,在判斷其正當與否時,既要根據反不正當競爭法的規定,在行為構成要件框架下進行分析,也要結合被告的商業模式是否有知識或價值增量,社會公眾整體福利是否獲得了提升等因素進行充分考量,從而劃定適當的行為邊界。在新浪微博訴脈脈侵權案中,被告爬取新浪微博數據后雖然進行了二次開發,但法院認為,結合這部分數據是新浪微博重要的經營資源和利益,非脈脈軟件為程序運行和實現功能目的的必要信息,且可以經過分析后刻畫用戶個人狀態等因素,被告的行為顯然缺乏正當性。該裁判即體現出了在判斷被告爬取并使用數據行為是否正當時,法院融合了對數據所有者、數據使用者以及消費者三方的考慮。


四是法律責任的承擔。在這方面,目前爭議較大的是經濟損失數額如何確定的問題。從近年來數據爬取競爭糾紛的裁判來看,法院支持原告的經濟損失數額有不斷提升的趨勢;從采用的經濟損失計算方式來看,基本均采用法定賠償方式來酌定賠償數額,如大眾點評訴百度公司一案中適用了法定賠償上限。由此可看出,法院已經充分認識到了當下互聯網經濟環境中數據這一最熱資源的市場價值,并在個案中不斷探索符合市場定價規律的判賠額度。但是,判賠額是否合理,是否能充分體現出數據的真實價值,還需要依靠原被告積極的舉證,從市場、商業、技術等角度協助法院進一步查明與此相關的事實,并通過確定合理且體現數據市場價值的判賠額度,實現司法裁判的行為引導功能。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 張璇)

七乐彩走势图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