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法官視點 > 商標

體育明星姓名權在商標注冊領域的保護

日期:2019-04-23 來源:中華商標雜志 作者:韓擘男 瀏覽量:
字號:

體育運動早已深入人心,無論是在體育產業較成熟的歐美國家還是在國內,人們關注體育運動甚至為體育運動而瘋狂。從關注體育運動進而關注體育明星,各大商家在這種大量關注之下嗅到商機,花費巨額金錢與運動員進行品牌簽約。對于商家來說,巨大的關注流量為其帶來了產品的熱銷,同時對于運動員而言從中也得到了遠高于工資的收入。


體育產業的關注度高,推動了體育產業周邊市場的發展。體育明星在體育產業周邊市場的發展中起到了舉證輕重的作用,體育明星在運動中通過自己不斷地努力,取得一個又一個的好成績,不斷地打造個人IP,不斷地挖掘商業潛能。


NBA著名球星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在18歲時就和Nike公司簽下了一份7年9300萬美元的代言合同,后來其在NBA實力得到進一步證明,NIKE公司更是在其后和他簽下一份總金額約為10億美元的終身合同。再比如NBA歷史級人物邁克爾喬丹,他在1998年短暫離開NBA后的回歸,直接帶動了NIKE公司和與其有合約關系的上市公司的股票在3天內飛漲。


之所以企業能夠與體育明星簽出如此高的商業合同,其看重的就是體育明星所具有的經濟價值。單球鞋一項每年就可以為企業帶來數十億美元的收入。而體育明星的經濟價值是與其個人IP直接關聯。商標作為區分商品來源作用的標識,用體育明星姓名作為商標推廣其產品更是企業慣常的商業推廣手段。比如耐克旗下的Jordan系列球鞋、勒布朗·詹姆斯系列球鞋、科比·布萊恩特服裝系列等,對體育明星姓名商標權的保護就顯得尤為重要。


那么以體育明星姓名作為商標注冊的狀況如何呢?筆者以“星盟體育”發布的2018年星盟指數--體育明星商業價值指數榜榜單前十名明星運動員姓名進行了商標檔案信息查詢,發現數百件與知名體育明星姓名相同的商標,在與運動相關聯的產品類別上均有注冊。在這樣的狀態下,明星所代言的產品在日后推廣及銷售中均會存在諸多法律糾紛。諸如產品侵權、不正當競爭等案例也比比皆是,比如著名的“美國喬丹與中國喬丹案”。如何避免企業在日后商業發展中的不必要的法律糾紛以及維護企業自身及運動員合法權益免受糾紛之拖累,就此筆者想談談體育明星姓名權在商標注冊領域的保護問題。


我國商標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申請商標注冊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也不得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


第三十三條規定,對初步審定公告的商標,自公告之日起三個月內,在先權利人、利害關系人認為違反第三十二條規定的,可以向商標局提出異議。


第四十五條第一款規定,已經注冊的商標,違反本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的,自商標注冊之日起五年內,在先權利人或者利害關系人可以請求商標評審委員會宣告該注冊商標無效。對惡意注冊的,馳名商標所有人不受五年的時間限制。


由此可見,依據我國商標法的上述規定,主張商標法第三十二條前半段在先權利為姓名權的主體應為姓名權人或者利害關系人,法律程序上,其可以在爭議商標初步審定公告之日其三個月內提出異議或者自商標注冊之日起五年內提起無效宣告程序進行保護。


同時,在具體的司法實踐中還有以下兩點需要注意:

第一,訴爭商標應該與姓名權人的姓名相同或形成一一對應關系。在NBA著名球星科比·布萊恩特(Kobe Bryant)商標權行政糾紛中,耐克公司主張科比?布萊恩特(Kobe Bryant)是著名前NBA籃球運動員,其姓名、球衣號碼等個人專屬信息廣為中國的相關公眾所知曉,極具商業價值,他人未經許可不得行使或予以侵犯。對此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認為,爭議商標的圖案是英文“Kobe”的手寫體加數字“8”??票?布萊恩特在全球范圍內具有極高的知名度。英文“Kobe”是科比?布萊恩特(Kobe Bryant)的名字,為人們廣泛知悉。另外,科比?布萊恩特(Kobe Bryant)使用過“8”作為其球衣號碼。爭議商標中的圖案將英文“Kobe”的手寫體加球衣號碼“8”組合在一起,能夠與科比?布萊恩特(Kobe Bryant)這位籃球明星產生一一對應的聯系。在未經過權利人許可的情況下,爭議商標使用在服裝鞋帽類商品,特別是運動服裝、運動鞋等商品上,侵犯了科比?布萊恩特(Kobe Bryant)的姓名權及相關權利。


第二,所主張的姓名需在相關領域具有較高知名度。在上述KOBE案件中當事人提供了大量在案證據來證明科比布萊恩特(Kobe Bryant)在籃球運動領域具有高知名度的事實。之所以需要考慮知名度是因為在社會中人們無法杜絕重名現象,并且也不能禁止人們在取名的時候避開與知名球星相同的名字,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法律所要考慮的問題就在于該姓名要與主張姓名權的姓名形成穩定、唯一的關系進而指向社會公眾所認知的姓名權人。同時在KOBE案中訴爭商標注冊在第25類“鞋”等商品上,該類別商品與體育運動具有直接的關聯,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具有非常明顯的惡意。那么如果訴爭商標注冊在其他與體育運動關聯性不高的商品或服務類別上,體育明星的姓名權在商標注冊領域是否能夠得到保護呢?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年12月7日作出的(2016)最高法行再27號邁克爾·杰弗里·喬丹訴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第三人喬丹體育股份有限公司商標爭議行政糾紛一案判決書中給出了這樣的認定:“喬丹”在我國具有較高的知名度、為相關公眾所知悉,我國相關公眾通常以“喬丹”指代邁克爾·杰弗里·喬丹,并且“喬丹”已經與邁克爾·杰弗里·喬丹之間形成了穩定的對應關系。邁克爾·杰弗里·喬丹在我國一直具有較高的知名度,除了為耐克公司代言“AIR JORDAN”系列產品外,還先后代言了“佳得樂”飲料、“恒適”內衣、“Wheaties Box”麥片等多種與籃球運動沒有直接關聯的商品,知名范圍已不僅僅局限于籃球運動領域,而是已成為具有較高知名度的公眾人物。喬丹體育股份有限公司明知邁克爾·杰弗里·喬丹在我國具有長期、廣泛的知名度,仍然使用“喬丹”申請注冊爭議商標,容易導致相關公眾誤認為標記有爭議商標的商品與邁克爾·杰弗里·喬丹存在代言、許可等特定聯系,損害了邁克爾·杰弗里·喬丹的在先姓名權。


對此筆者亦持相同觀點,即在商標注冊領域對體育明星姓名權的保護范圍應當與其知名度相匹配。體育明星其經濟價值大多體現在產品代言上,運動員本身并不具有產品生產力,所以知名度越高其能夠獲得的代言機會越多,甚至跨越至與體育運動本身不相關產品的代言上。所以對體育明星姓名權在商標注冊領域的保護范圍應結合其知名度的相對高低來劃定,由此既可以對體育明星姓名權加以保護的同時也可以避免讓姓名權這種在先權利絕對化。


第一點所強調的是形式上爭議商標與姓名權人姓名的相同或對應關系,即姓名權人的姓名在公眾領域通常被如何使用,包括媒體報道通常都將該體育明星被如何稱呼等,而第二點所強調的是實質上姓名與姓名權人的對應關系,即在社會公眾中廣為人知的姓名是否為該體育明星。


筆者作為一名熱愛體育運動的法律工作者,長期關注體育運動的最新動態,在近期剛剛結束的美國NCAA大學生籃球賽中有一名極具天賦的運動員—錫安·威廉姆斯(Zion Williamson),該球員被譽為下一個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其運動潛力極高,與此同時其所能帶來的商業價值亦不可估量。明年將有可能參加NBA選秀進入職業籃球聯盟,其也必將成為各大商家的寵兒。但是,筆者通過商標檔案信息查詢發現,“錫安·威廉姆斯”中文及“Zion Williamson”英文標識同樣被注冊為了商標,且注冊日期多數處于其進入NCAA成名以后,在時間上難謂巧合。所以,應該及早對體育運動員姓名的商標標識進行注冊,及早進行權利的保護,避免日后麻煩不斷。

七乐彩走势图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