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反壟斷 > 實務探討

理性看待互聯網平臺壟斷

日期:2019-06-24 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熊鴻儒 瀏覽量:
字號:

原標題:熊鴻儒:理性看待互聯網平臺壟斷


隨著數字經濟蓬勃發展,平臺經濟已成為應用最廣、影響最大的新的經濟形態,是推動經濟增長的重要新動能。一批快速崛起的互聯網平臺在大幅提升資源配置效率的同時,也在一些領域因“一家獨大”的市場地位及不當的市場競爭行為帶來了不少治理難題。從國際到國內,“規制平臺壟斷”的呼聲日益高漲。對監管部門而言,需要在推動數字經濟健康發展的同時,確保良性有序的市場競爭,有效保護消費者權益,同時鼓勵互聯網企業創新。為此,需深刻認識平臺經濟、平臺競爭的基本規律和互聯網平臺壟斷現象的實質,創新監管思路和執法方式,切實落實包容審慎的監管要求。


(一)


平臺一般是指那些連接兩類或兩類以上用戶(如買方和賣方),實現商品、服務和信息交換等的交易場所。經濟學意義上的“平臺”最早由兩位著名經濟學家讓·夏爾·羅歇和讓·梯諾爾給出了一個初步定義:雙邊(或多邊)市場是一個或幾個允許最終用戶交易的平臺。平臺的原型最早可追溯到幾千年前就有的農貿集市,但其內涵與外延并不局限于此。平臺的核心經濟原理就是匹配用戶,通過商品、服務或貨幣交換為所有平臺參與者創造價值。


由于交易成本、時空限制等原因,多數傳統平臺無論是在經濟規模上還是社會影響力上都十分有限。但伴隨著互聯網的發展,特別是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新一代數字技術的快速擴散,平臺在用戶數量、信息交互速度、匹配范圍及成本效率上實現了質的飛躍。一大批新興互聯網平臺蓬勃發展,它們的功能已從單純地提供匹配或連接(即去中介化)升級到了對資源的直接調度和配置,甚至能重構價值鏈。


平臺間競爭不僅是爭奪用戶數量、贏得細分市場,更多的是爭奪消費者有限的“注意力”和向商戶、開發者提供足夠的關注度。與傳統實體平臺相比,數字化平臺間的競爭更加激烈,更具動態性、跨界性,競爭格局和決定因素呈現出不少新的變化。因此,平臺壟斷與傳統經濟中的市場壟斷、自然壟斷等都有很大差別,壟斷效應也不同。


一方面,互聯網平臺大多是雙邊或多邊平臺,具有連接和匹配供需的市場性質。其規模擴大或范圍擴展能大幅降低交易成本、改善供需雙方的匹配效率、提高經濟運行質量??陀^地看,平臺競爭的“贏者通吃”現象比較普遍,市場容易呈現高集中度的格局,全球知名的互聯網企業大多具有一定的壟斷性地位。


另一方面,互聯網平臺始終面臨激烈的競爭壓力,其市場優勢地位往往是短暫、脆弱的?;ヂ摼W創新迭代迅速,優勝劣汰高度動態化,顛覆性創新時有發生;數字技術擴散打破了很多傳統市場的進入壁壘,使得不同平臺間的跨界競爭也越來越普遍;用戶可以同時在多個平臺上交易,轉換成本不高;國內互聯網平臺還面臨越來越大的國際競爭壓力。經驗表明,即便再成功的平臺也難以避免競爭,潛在的競爭壓力甚至是生存威脅始終存在。


可見,互聯網平臺的壟斷效應大多是分工細化、技術創新、錯位競爭、消費者選擇的結果,并不意味著市場失靈,很大程度上還能與市場競爭相互促進和轉化,有助于資源配置效率特別是動態效率的提升。


(二)


當然,一些互聯網平臺可能出現的損害競爭及消費者權益的行為,值得高度關注。價格欺詐、虛假信息等在傳統領域尚未解決好的問題,在平臺市場上還可能被放大。盡管有些行為并不是必然地損害市場競爭,但監管部門依然需要準確評估和妥善應對這些新問題。


一是很多傳統的反壟斷分析工具和判斷標準需要調整。比如,界定平臺企業的相關市場難度較大,市場份額、盈利水平等傳統指標對認定市場支配地位的適用性降低,基于價格競爭的分析工具也難再適用。


二是反競爭行為的調查取證難、效果評估難。比如,帶有一定誘導性質的價格補貼、帶有排擠競爭效應的縱向一體化、依靠算法自行達成的壟斷協議等。


三是執法的范圍和時機難以抉擇,司法救濟不及時、不充分。過早干預可能損害市場自身的競爭機制,過晚干預又可能面臨事實上難以挽回的競爭失序或消費者損失。


四是現有的監管手段、執法能力還跟不上,專業化執法隊伍不強?;ヂ摼W平臺發展日新月異,對執法人員的素質、監管技術能力等都提出了很高要求。


五是競爭執法機構與行業主管部門的協調配合難理順?,F有的體制架構大多是條塊化和屬地化的,各部門條塊分割的監管體制造成“政出多門”,部門之間協調不夠,甚至存在不同部門之間的政策、標準要求等相抵觸的現象。而互聯網平臺上商家的經營活動往往是跨領域、跨地區的,一個部門或一個地區的監管力量難以應對,傳統的垂直監管模式已不能滿足現實需要。


(三)


我國互聯網平臺經濟還有巨大的發展空間和增長潛能,簡單采取“自由放任”或“一刀切式的干預”都是不合適的,應在鼓勵其充分發展的同時,妥善解決新問題,應對新挑戰。


要從多個視角綜合權衡反壟斷目標。維護市場公平競爭秩序,對數字經濟平臺市場的動態效率予以更多關注;有力保護消費者權益,推行舉證責任倒置原則;堅持以鼓勵創新最大化為重要價值取向,充分考慮具體執法對產業創新生態的影響;從國際競爭的視角看待反壟斷規制的成本和收益,摒棄不合時宜的理念。


堅持適度規制、謙抑執法。應客觀認識新興互聯網平臺的“大”,慎用反壟斷法。反壟斷法保護的是市場競爭而非單純地保護競爭者,要警惕倉促干預或過度執法對市場良性競爭機制的影響。要及時查處嚴重損害公平競爭和消費者權益的典型案例,增強反壟斷法的威懾力。同時進一步落實公平競爭審查制度,確保公平、合理的市場準入和監管規則的公正透明。


分類監管、精準施策,重點關注潛在危害大的反競爭行為。針對不同行業、不同發展階段、不同功能屬性的互聯網平臺,實施差別化監管。關注社會反響強烈、涉嫌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帶有明顯限制或排除競爭、造成消費者權益嚴重受損甚至威脅網絡安全的行為。對不具有市場支配地位但其行為有反競爭效果的平臺,加大審查力度,提高其違法成本。對爭議大的問題,不宜預設結論,應結合具體情況分析。


加強前瞻性研究和跟蹤調研,進一步增強反壟斷法的適用性,創新反壟斷分析工具和執法手段。在生活服務消費、互聯網信息服務等領域加強執法調研,出臺行業監管細則,調整反壟斷審查申報門檻,加大處罰力度和司法救濟的有效性。還應及時吸收新的經濟理論,針對新問題不斷總結執法經驗,將規制重點更多聚焦于潛在壟斷行為的識別與效果評估。


提升反壟斷機構層級,加強人才隊伍和能力建設。進一步強化競爭政策的基礎性地位,考慮提升反壟斷機構的層級,擴大人員編制和財政支持力度,切實加強執法人才隊伍建設。

七乐彩走势图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