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律師動態
NotFoundChannelException 未發現欄目,欄目或被刪除 七乐彩走势图带坐标

《南方都市報》采訪徐新明律師:4張圖要百萬和解費,視覺中國維權遭質疑!專家提醒不得濫用權利

日期:2019-04-15 來源:南方都市報 作者:張雅婷 瀏覽量:
字號:

一張人類首張黑洞照片,引發各方對視覺中國版權問題的廣泛討論。


昨日,視覺中國聲稱,黑洞圖片取得歐洲南方天文臺(ESO)授權,如用于商業用途需付費,但歐洲南方天文臺德國總部4月12日向南都記者證實,黑洞圖片署名后可向全人類開放,無需授權。


不少聲音稱,視覺中國以此“維權”索賠的情況不在少數。多位律師向南都記者表示,該行為涉嫌詐騙和敲詐勒索。有知情人士透露,曾有企業因4張侵權圖片被索賠800萬元,專家認為這是典型的勒索。

700x431_5cb06dae4d253.jpg


“擇肥而噬,利用規則漏洞,以維權為名,實則到處碰瓷獲取非法利益?!敝袊ù髮W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認為,如果這種版權勒索再不監管,則會反噬公平正義,離法治初衷越來越遠。


出售未授權圖片并“維權”,涉嫌詐騙和敲詐勒索


視覺中國通過圖片版權人上傳圖片,成為其版權代理平臺,再將圖片有償提供給需要使用的他人,這本是一種正常的商業經營行為。


但從此次無需授權的黑洞圖片延伸出諸多投訴,不少企業稱自己產品或企業照片出現在視覺中國圖庫中。明星莫小棋則表示,收到視覺中國對自身個人照的索賠。


視覺中國以版權人的名義對未取得版權的圖片進行售賣,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首席律師徐新明告訴南都記者,其所謂的“維權”不具有權利基礎,也得不到法律的支持。


陜西恒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趙良善律師同樣認為,上述行為已涉嫌民事侵權,屬于犧牲他人權利牟利。


“如果視覺中國售賣時,對尚未取得版權的圖片謊稱已取得版權,將涉嫌欺詐?!壁w良善稱,如果視覺中國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以隱瞞真相的方式誘導使用者做出錯誤的意思表示,騙取數額較大財產,將涉嫌詐騙罪。


“如果視覺中國以版權人的名義,對未取得版權的圖片進行維權,屬于非適格主體,無權維權,所得利益亦是非法利益?!壁w良善表示,視覺中國如未取得版權,卻打著版權人的旗號維權,屬于冒用他人主體資格,具有非法占有的目地,如果存在要挾或威脅行為,則將涉嫌敲詐勒索,情節輕微的,涉嫌行政處罰,情節嚴重的,涉嫌刑事犯罪。


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律師周浩表示,視覺中國對于沒有版權的照片,卻以權利人的名義去售賣或者維權,不當然的構成犯罪,還需要以詐騙罪或者敲詐勒索罪的構成要件進行審視。如果沒有版權,卻以訴訟或者其他方式維權,對使用照片的人進行威脅、恐懼,則有可能涉嫌敲詐勒索罪。


“視覺中國在沒有權利基礎的情況下,出售未授權作品,以訴訟或威脅手段進行‘維權’索賠,使對方產生恐懼心理后非法占有對方財產,這種行為則涉嫌構成敲詐勒索?!北本┠焦蓭熓聞账蓭焺⒉筛嬖V南都記者。


4張侵權圖片索賠800萬,“勒索式”維權涉嫌敲詐勒索


對于視覺中國等圖片服務商被責難的原因,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中心特約研究員趙占領分析,聚焦于三個方面,除了對于一些圖片并沒有版權、卻以權利人的名義去售賣甚至維權,比如黑洞照片、國旗國徽圖片之外,還有對于使用方進行漫天要價、天價索賠,遠遠超出正常合理標準以及司法實踐中的判決標準,以及常常以天價索賠,逼迫使用方簽訂年度框架合同,并以此作為主要的商業模式。


后兩者行為,被人詬病為視覺中國的“勒索式”維權。


南都記者從知情人士處獲悉,2018年春節,中國一家500強企業旗下擁有1.8億用戶的App,突然被蘋果商店下架,導致春節檔銷售受到嚴重影響。


下架原因是由于該企業App中,有用戶上傳了4張圖片,侵害了視覺中國的版權,被投訴至蘋果公司。涉嫌侵權的4張圖片,不到該App圖片總數的數萬分之一。


按照蘋果應用商店的規則,重新恢復上線需要獲得所謂投訴人的許可。上述企業被視覺中國告知,這4張侵權圖片的代價是800萬元的和解費用,否則拒絕許可恢復該企業App上線。


不少媒體或企業反映,面對盜圖時,視覺中國不接受刪除,反而“漫天要價”索要高額賠償或購買服務。這種做法是否合理?


徐新明向南都記者表示,如果視覺中國確實享有圖片版權或維權授權,其通過法律允許的途徑發出律師函、和解、對侵權提起訴訟屬于合法的維權手段。


“平臺如接到權利人通知,有義務在合理時間內及時刪除,如平臺未及時刪除,則權利人有權要求平臺對損害擴大部分與侵權方共同承擔連帶責任?!毙煨旅鞣Q。


面對侵權,視覺中國不接受只是刪除的態度,趙占領認為可以理解,圖片服務商的核心盈利模式就是進行版權授權,法律上要求賠償也是有依據的,只是不能濫用權利。


“侵權圖片的索賠金額,如果在起訴之后,因為需要支出訴訟費、公證費、律師費,所以索賠金額通常要高于正常購買圖片版權的價格?!壁w占領稱,但是如果在起訴之前,還幾乎沒有產生維權支出,但是索賠金額也很高就不太合理。


周浩分析,在具有權利來源的情況下,是否能夠構成敲詐勒索罪則更加復雜。行為人利用他人處于脆弱的地位、時機,威逼恐嚇,令人產生恐懼的情況下,需要權利人主張的權利嚴重偏離自身權利能夠對應的一定幅度內的賠償款,否則難以構成敲詐勒索罪。


朱巍針對上述事件向南都記者表示,版權本來是為了鼓勵創新的制度,現在卻被用作碰瓷,如果這種版權式勒索,再不監管則會反噬公平正義,離法治初衷越來越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