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實務探討 > 律師 > 觀點綜述

NPE:緣法而生 也應依法而行

日期:2019-07-12 來源:知產力 作者:林蔚 瀏覽量:
字號:

NPE(Non-Practicing Entity 非實施實體),越來越為人熟知,并引起較大的爭議。但其本質是一個中性的知識產權概念:通常來看NPE沒有自己的研發力量,其專利大多是收購自其他實體公司或者個人發明人。


任何事物都有兩面性,只不過天使與惡魔的兩面性在NPE身上的體現尤為明顯,一方面NPE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發掘出知識產權的價值,同時活躍知識產權交易市場,有助于商業實體提升創新能力或建立知識產權護城河,另一方面,我們常見的NPE的訴訟方式通常比較激進,纏訴、累訴、多法域同時訴訟,往往還涉及到低質量專利,給實體領域的當事人帶來了較多困擾。


筆者對NPE持中偏挺的態度,但也從實務中發現了不少問題,值得關注。


一、NPE的作用:發現價值、促進交易,本質上是高技術含量的勞動


通常情況下,依據刻板印象,人們往往對專注于實業、踏實研發的主體有較佳的印象,對從事中介交易、金融、投資等領域的實體有一種天然的先入為主的印象——或認為其“空手套白狼”,或認為其“盤剝過苛”,影響了實體經濟。當然,這也是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勞動創造價值”的正統觀點。


張五常、茅于軾等經濟學者從二十年前便一直倡導 “交換創造價值”的觀點,在新的一輪信息技術革命下,我們確實發現,在平臺經濟崛起的背景下誕生了一系列巨頭,其核心的商業模式和最重要的功用便是撮合和促進交易。


事實上,“交換創造價值”的說法并不嚴謹,發掘價值、促進交易,讓技術、信息、資金、知識和實體的商品和服務高效流通,其本質是一項高技術含量的勞動。


NPE在這方面尤為典型,誠然,實業主體著實可敬,但術業有專攻,懂技術者未必懂市場;未必懂運營;未必懂交易;未必掌握全面信息。如何發掘高價值的專利,并在最恰當的時機與最合適的對象完成最恰到好處的交易?處理這一問題還需考慮專利有保護期、地域性的限制,技術有被迭代的風險等,因此NPE不僅需要付出高價值的勞動,還需要承擔投資的風險。


總而言之,在人類社會高度細化分工的當下,經紀、居間、律師、券商等中介行業必然高度發達,而在人類發展仰仗的技術領域,NPE發現技術價值、促進技術高效流轉的商業模式,本質上也是以市場和法治的方式配置資源。


二、NPE的主要問題和建議規范的幾個方面


NPE之所以被有人認為是專利流氓“patent troll”,主要是因為部分NPE實施了以下四個方面的行為:


1.   維權和許可所用的為低質量專利


低質量的專利主要指兩個方面:一類是字面意義的無價值或對現有技術沒有貢獻的技術方案,另一類是指未經研發驗證,通過臆想、編造出來的技術方案。


2.   知識產權的濫用


知識產權的濫用主要體現在交易過程中設置的一系列限制競爭和搭售的條件,常見的有:獨占性回授條件、阻止否認合法性的條件和強制性的一攬子許可。


3.   濫訴


濫訴主要體現在未對侵權事實和證據進行足夠的調查,短時間內對多個實體公司發起訴訟,或者對單個實體發起大量訴訟等。


4.   未經談判即起訴,且時間點的刻意選擇


有些NPE未經專利許可談判徑直走向訴訟,且在訴訟時間的選擇上有意“青睞”新一輪融資、上市等特殊時間點,由此制造大量應訴成本、拖長訴訟周期、影響被許可人的重大交易,以迫使被訴人盡快和解付費。


從實務對策上來看,筆者建議在司法層面要重視NPE專利爭議的“兩濫兩禁一費”的問題:


1.   在司法程序中,應當對涉及NPE主體的專利爭議案件,加強對其濫用和濫訴行為的審查,對于大量的重復訴訟可以依法作出駁回裁定,并根據事實支持相對方提出的反不正當競爭或反壟斷的爭議請求。


2.   對涉NPE案件的受案管轄應適當收緊,對NPE專利訴訟管轄權的確定,應嚴格按照侵權行為地和被告所在地,并堅持“兩便原則”確立管轄,平衡原告與被告理由,而不應當鼓勵和支持一些明顯強拉管轄的訴訟策略。


3.   參考美國最高法院在2014年的Octane Fitness, LLC. v. ICON Health & Fitness, Inc案中建立的不合理訴訟的律師費轉移規則,對NPE濫訴造成的被告所需支付的律師費,應由實施不合理訴訟的一方承擔。


4.   對NPE的訴前訴中禁令(行為保全)一般不予支持,因NPE為非實施實體,訴前訴中禁令一般不會對其造成緊迫且難以彌補的損害。對最終禁令的支持也應更加慎重,需從公共利益、促進交易的目的出發,通過被告提出的反訴或另訴對許可費率的裁判,實現雙方的共贏。


5.   響應最高人民法院在專利民事侵權訴訟中對專利無效抗辯進行審查的倡導,可以優先考慮在涉及NPE的專利民事侵權中引入,以解決專利案件周期長,影響被訴方重大交易的問題。


一言以蔽之,NPE是以市場和法治的方式配置資源,發現技術價值、促進技術高效流轉的商業模式,但市場也會出現失靈和低效的問題。解鈴還須系鈴人,緣法而生的NPE模式也應當由更健全的法律去規范,讓NPE更多的呈現其“天使”的面孔,滌除“惡魔”的陰影。

七乐彩走势图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