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判例存疑 > 反不正當競爭

商業模式的反不正當競爭法保護應以允許模仿為原則,以禁止模仿為例外

日期:2017-05-08 來源:SHIPA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上訴人:北京銀灣科技有限公司(原審原告)

被上訴人:銀恒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原審被告)

來源:一審案號: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2015)朝民(知)初字第34628號

二審案號: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16)京73民終85號


【判決要點】

盡管商業模式具有正當性,可以受到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但反不正當競爭法對該商業模式的保護是通過禁止破壞該商業模式的不正當競爭行為的方式予以保護,而不是賦予經營者獨占或壟斷該商業模式的權利。與專利法、商標法等特別法不同,反不正當競爭法并沒有為經營者創設一種獨占權利,而是從禁止和救濟的角度保護商業模式,即通過禁止性條款和一般條款對不正當競爭行為予以規制。


【案情簡介】

銀灣科技公司成立于2003年4月16日,經營范圍包括技術開發、技術推廣、計算機系統服務等。2012年,銀灣科技公司研發、生產、銷售具有專利證書的“警銀亭”產品,其專利均在有效期內。2014年5月13日,銀灣科技公司與湖州市公安局簽訂《協議1》,約定建設警銀亭的相關規定。因湖州市公安局報批事項進展緩慢,該項目停止。

銀恒資產公司成立于2014年8月6日,主要經營資產管理、投資管理、企業管理、市場調查、投資咨詢、經濟貿易咨詢。2014年8月28日,銀恒資產公司與湖州市公安局簽訂《協議2》,除計劃建設數量和建設日期略有不同之外,其余內容與《協議1》基本相同。

銀灣科技公司認為銀恒資產公司在沒有任何“警銀亭”產品生產研發經驗的情況下,在公司成立后短時間內突然與湖州市公安局簽訂與自己相同的合同,是不正當競爭行為,具體表現為:1.抄襲了自己的合同模板和匯報材料;2.抄襲銀灣科技公司的商業模式;3.模仿銀灣科技公司的產品設計,侵害銀灣科技公司的知識產權。其中,銀灣科技公司主張的商業模式內容主要為:企業先與公安局就建設“警銀亭”簽訂協議→公安局與政府相關部門溝通協調下發批文→企業尋找合作銀行簽訂采購協議→企業向生產廠家下訂單→產品生產完成后由企業運到指定地點安裝→企業負責后期運營維護。

銀恒資產公司主要答辯理由是:1.銀灣科技公司起訴行為不屬于《反不正當競爭法》列舉的任何一種不正當競爭行為,其援引該法第二條是原則性條款不能直接適用;2.銀灣科技公司逾期不履行《協議1》合同義務,經催告后仍不履行被湖州市公安局發函解除合同。而非銀恒資產公司惡意破壞雙方合同履行;3.“警銀亭”這一新產品的商業模式不受商標法雙利法保護,也不受反不正當競爭法保護。

本案經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一審、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終審,均認定本案的商業模式不能受到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


【判決觀察】

本案主要爭議焦點是:1.銀恒資產公司是否抄襲了銀灣科技公司的模板和匯報材料;2.銀恒資產公司是否抄襲了銀灣公司的商業模式,違反了反不正當競爭法。

一審法院認為:

關于合同模板和匯報材料的問題:首先,本案證據顯示湖州市公安局比銀恒資產公司更早接觸到該合同模板。銀灣科技公司沒有證據證明該合同模板系銀恒資產公司從銀灣科技公司竊取并提供給湖州市公安局;或者銀恒資產公司與湖州市公安局存在惡意串通使用銀灣科技公司合同模板,損害銀灣科技公司的利益。故銀灣科技公司不能證明該行為系銀恒資產公司實施,也沒有證據表明銀恒資產公司具有主觀惡意。其次,雖然涉案兩份《警銀亭項目匯報》確有大量相同文字,但該兩份材料均未標明制作日期,無法確定形成的先后順序。銀灣科技公司本案沒有主張該部分內容著作權,故一審法院無法認定該材料的權利歸屬。

關于商業模式的問題:首先,我國法律尚未明確規定商業模式屬于知識產權的保護對象。商業活動的模式無法通過有形形式予以復制并為大眾所認知,因此無法構成法律意義上的“抄襲”。其次,從銀灣科技公司對其商業模式內容的解釋來看,本質上屬于交易活動的環節和先后順序。根據涉案“警銀亭”產品的特點和自身屬性,任何單位銷售該產品都將涉及這些環節。如果這種商業模式享有專用權,那么市場上將只有一家或極少數企業有權生產銷售該產品,必定造成壟斷。再次,結果相同不意味著過程也相同。銀恒資產公司雖已售出兩臺“警銀亭”產品,但銀灣科技公司未舉證證明銀恒資產公司銷售該產品的過程和環節與銀灣科技公司完全相同。另外,一審法院認為商業機會雖然可以作為法律保護的民事權益,但并非法定權利。交易的達成不能完全取決于單方意愿而需要雙方合意。沒有正當理由,當事一方無權阻止他人通過公平競爭奪取交易機會。要想證明自己權益受損,還必須證明競爭對手的行為具有不正當性。銀灣科技公司項目被停止與銀恒資產公司沒有因果關系,不能將競爭失敗的原因歸結于銀恒資產公司不遵守商業道德。

關于銀灣科技公司主張的模仿產品設計、侵害其知識產權情形,沒有證據顯示銀恒資產公司侵犯銀灣科技公司的知識產權。

關于銀灣科技公司在沒有任何“警銀亭”產品研發生產經驗的條件下快速順利簽約。一審法院認為:簽約速度的影響因素眾多,供求關系、營銷能力、公司實力、產品質量、交易時機乃至交易主體的個人喜好不同等都會產生影響,與當事人從業經驗不完全成正比例關系。與此同理,商業道德屬于客觀見之于主觀的概念,在不同時期、不同行業、不同商業領域的標準和含義均不相同。適用標準過于寬松將會導致司法不適當干預市場競爭,妨礙公平和自由價值的實現。

綜上,在現有證據下,一審法院認定銀灣科技公司主張的涉案情形均不構成不正當競爭,并判決駁回銀灣科技公司的訴訟請求。

二審法院認為:

1、關于銀恒資產公司是否存在抄襲銀灣科技公司合同模板、匯報材料、商業模式的問題。首先,關于合同模板和匯報材料,從原告提供的證據與案件事實來看并不能得出被告存在不正當竊取或抄襲的行為。

其次,反不正當競爭法旨在鼓勵自由競爭,而模仿自由是競爭自由的重要內容。競爭過程本質上是一種模仿過程,是對他人已取得的成果包括產品或者思想的利用。模仿自由是推動文化和經濟創新發展的重要基石。但是,一概地放任模仿反而會阻礙文化和經濟的創新發展,為此,專利法、商標法、著作權法等法律應運而生,這些法律的特點都是賦予特定主體對特定法律利益享有壟斷權,排除他人在該利益上的競爭和模仿。反不正當競爭法也具有保護市場成果的作用,但是,與專利法、商標法等特別法不同的是,反不正當競爭法并沒有為經營者創設一種獨占的權利,而是從禁止和救濟的消極角度保護相關法益,即通過禁止性條款和一般條款對不正當競爭行為予以規制。商業模式是企業創造價值的商業邏輯,是企業參與市場競爭的手段,其本質是企業的競爭行為。正當的商業模式屬于經營者的合法權益,應當受到法律保護,但這種合法權益并非法定的權利,經營者對其并不享有壟斷權。本案中,銀灣科技公司主張的商業模式,本質上是關于生產“警銀亭”的商業創意及商業流程。首先,該商業模式不構成專利法、商標法及著作權法保護的對象,銀灣科技公司不享有獨占權。其次,盡管該商業模式具有正當性,可以受到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但反不正當競爭法對該商業模式的保護是通過禁止破壞該商業模式的不正當競爭行為的方式予以保護,而不是賦予經營者獨占或壟斷該商業模式的權利。本案中,現有證據不能證明銀恒資產公司存在破壞“警銀亭”商業模式的不正當行為,故銀灣科技公司關于銀恒資產公司抄襲其商業模式侵犯其合法權益的主張缺乏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二、關于銀恒資產公司是否侵害了銀灣科技公司的著作權及商業秘密的問題,因銀灣公司未就其享有的著作權內容進行舉證,法院不予支持。

三、關于銀恒資產公司成立時間與其簽訂涉案協議的時間距離較短的問題。商業機會雖然作為一種可以受到反不正當競爭法所保護的法益,但其本身并非一種法定權利。利益受損方要獲得民事救濟,還必須證明競爭對手的行為具有不正當性。只有競爭對手在爭奪商業機會時不遵守誠實信用原則,違反公認的商業道德,通過不正當手段攫取他人可以合理預期獲得的商業機會,才為反不正當競爭法所禁止。本案的關鍵在于銀恒資產公司是否采取了違背誠實信用原則和公認的商業道德的不正當競爭手段,從而使銀恒資產公司獲得了與湖州市公安局簽訂涉案協議的交易機會。因銀灣科技公司并無充分證據證明,法院對其主張不予支持。

綜上,二審法院認為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依法予以維持原判。

七乐彩走势图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