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審判動態 > 版權

擅自使用《受戒》,中國知網“受戒”

日期:2019-07-01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作者:侯偉 瀏覽量:
字號:

原標題:未經授權使用他人作品,終被判賠——擅自使用《受戒》,中國知網“受戒”


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下稱文著協)訴《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電子雜志社有限公司(下稱學術期刊公司)、同方知網(北京)技術有限公司(下稱同方知網公司)侵犯汪曾祺作品《受戒》著作權一案有了新進展。日前,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作出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文著協獲賠2萬元。該案是文著協維護會員網絡版權第一案,隨著法槌的落下,經兩級法院審理,歷時兩年,該案終于審結。


一審判決侵權


在一審中,文著協訴稱,中國當代著名作家汪曾祺系作品《受戒》的作者,其去世后,作品著作權由3名子女汪明、汪朗、汪朝共同繼承。文著協作為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經著作權人授權,可以對涉案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權等相關事宜進行維權訴訟。文著協于2017年6月發現,學術期刊公司和同方知網公司未經授權,通過電子化復制,將《北京文學》《文學界》《芳草》《朔方》《雪蓮》《閱讀》《天涯》《可樂》《名作欣賞》9種期刊、雜志中刊載的作品《受戒》,在學術期刊公司經營的中國知網及同方知網公司經營的全球學術快報手機客戶端(安卓系統、IOS系統)平臺上向公眾提供,并通過付費下載的方式,獲取非法收益,侵犯了涉案作品著作權人的信息網絡傳播權。


被告學術期刊公司辯稱,其通過中國知網發布的涉案作品處于2000年12月2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計算機網絡著作權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下稱2000年司法解釋)施行期內,屬于該司法解釋第三條規定的網絡轉載法定許可期間。雖然最高人民法院在2006年12月廢止了關于網絡轉載法定許可的規定,但根據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則,該案應繼續適用該條司法解釋。被告同方知網公司辯稱,其僅為全球學術快報手機客戶端提供技術支持,不參與中國知網網站和全球學術快報手機客戶端的運營,不應承擔侵權責任。


一審法院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為,中國知網收費提供涉案作品的行為不屬于2000年司法解釋第三條規定的網站轉載、摘編行為,無法適用該條規定予以抗辯。學術期刊公司未經涉案作品權利人或文著協的許可,在其經營的中國知網中提供9本期刊中涉案作品的下載服務,使用戶可以在其個人選定的時間和地點獲得涉案作品,侵犯了涉案作品著作權人的信息網絡傳播權;二被告通過分工合作的方式,通過全球學術快報手機客戶端(安卓系統、IOS系統)共同向網絡用戶提供涉案作品的下載服務,亦侵犯了涉案作品著作權人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應承擔共同侵權責任。最終,法院判令二被告立即停止侵權行為;學術期刊公司賠償文著協經濟損失1萬元,同方知網公司對其中的2000元承擔連帶賠償責任;二被告連帶賠償文著協合理開支1萬元。


該案的爭議焦點在于學術期刊公司在中國知網中提供涉案作品的行為能否適用2000年司法解釋第三條的規定,即是否為該條規定的網站轉載、摘編行為。法院認為,涉案作品的傳播需要網絡用戶成為中國知網的會員并支付費用后才能閱讀,學術期刊公司的行為實質是通過售賣涉案作品而直接獲取私人商業利益,該行為與其所傳播作品著作權人的經濟利益產生直接利益沖突,若將學術期刊公司的上述行為納入2000年司法解釋第三條規定的網站轉載、摘編行為,將與著作權法的相關原則及2000年司法解釋第三條的制定目的相違背;故學術期刊公司在中國知網中提供涉案作品的行為,不屬于2000年司法解釋第三條規定的網站轉載、摘編行為,無法適用該規定進行抗辯。


一審判決作出后,原被告雙方均不服,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上訴。


終審維持原判


在二審中,雙方圍繞學術期刊公司的行為是否屬于法定許可等焦點問題展開了辯論。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后認為,學術期刊公司于2006年12月8日之前實施的上述在中國知網上發布涉案作品供用戶下載的行為屬于2000年司法解釋第三條所規定的網絡法定轉載行為,不構成侵權;而學術期刊公司在2006年12月8日之后在中國知網上提供涉案作品供用戶下載的行為則應當被認定為侵犯了文著協所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學術期刊公司和同方知網公司對涉案作品實施了下載、傳播服務,應承擔共同侵權責任。一審法院酌定二上訴人連帶賠償文著協經濟損失1萬元及合理開支1萬元并無不當,予以支持。上訴人學術期刊公司在沒有充分證據獲得授權的情況下傳播涉案作品,主觀存在過錯,一審法院認定結論正確,學術期刊公司主張其已經支付了稿酬,故不存在一審法院認定的主觀過錯明顯的上訴理由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


最終,法院作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終審判決。

七乐彩走势图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