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審判動態 > 商標

擅用“餓了么”,微店被追責

日期:2019-12-31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作者:陳穎穎,吳盈喆 瀏覽量:
字號:

原標題:近日,上海知識產權法院對“餓了么”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案作出終審判決——擅用“餓了么”,微店被追責


因發現鄧某開設的微店陳列著一堆使用“餓了么”注冊商標的頭盔、餐箱、沖鋒衣等商品,“餓了么”平臺的所有權人拉扎斯網絡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下稱拉扎斯公司)以商標侵權和不正當競爭為由將其告上法庭。


該案經過一審和二審,最終以“餓了么”勝訴告終。近日,上海知識產權法院對上訴人鄧某和被上訴人拉扎斯公司侵犯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作出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即要求鄧某賠償拉扎斯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15萬余元。


發現同名微店


拉扎斯公司成立于2011年9月,打造了“餓了么”平臺并注冊了“餓了么”等商標。2017年3月,鄧某擔任法定代表人的藍迅公司與拉扎斯公司簽訂代理協議,約定拉扎斯公司授權藍迅公司使用“餓了么”品牌在相應地區經營“餓了么”旗下網上訂餐和配送服務,合作期限1年。該協議還約定藍迅公司下屬騎手需滿足規定的著裝標準,騎手物資必須從餓了么官方途徑購買。


但是在購買騎手物資的過程中,鄧某認為拉扎斯公司供貨太少且太貴,于是他就通過其他渠道購買,由于價格實惠,鄧某還推薦給其他城市代理商,久而久之,生意越做越大,其他代理商都來找鄧某購買,鄧某就開設了名為“餓店(餓了么物資專營)”的微店。


2018年6月,拉扎斯公司發現涉案微店銷售使用拉扎斯公司注冊商標的頭盔、餐箱、沖鋒衣等商品。拉扎斯公司認為,鄧某的上述行為侵犯其注冊商標專有權,且該行為還構成擅自使用拉扎斯公司有一定影響的商品及服務裝潢的不正當競爭,故訴至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下稱上海浦東法院),請求法院判令鄧某立即停止商標侵權,停止銷售侵權商品、注銷其在“微店”APP上開設的“餓店(餓了么物資專營)”,同時支付原告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36萬元。


鄧某辯稱,由于拉扎斯公司并沒有提供物資給代理商,既不利于代理商擴大經營,也限制了拉扎斯公司自身規模的發展。自己的行為滿足了代理商的實際需求,也擴大了“餓了么”代理平臺的影響力,更促進自己代理注冊騎手的擴展,故其行為不僅未對拉扎斯公司造成損失,反而給拉扎斯公司帶來了很大的經濟利益,都是為了把“餓了么”做得更好。


一審認定侵權


上海浦東法院經審理認為,該案的爭議焦點包括被告使用“餓店(餓了么物資專營)”網店名稱、銷售涉案商品的行為是否構成商標侵權、被告銷售涉案商品的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等。


關于被告使用“餓店(餓了么物資專營)”網店名稱的行為是否構成商標侵權,一審法院認為,被告使用“餓店(餓了么物資專營)”的網店名稱,屬于在類似服務上使用與原告“餓了么”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容易造成相關公眾混淆的侵權行為,構成商標侵權,應承擔相應的民事侵權責任。關于被告銷售涉案商品的行為是否構成侵權,法院認為,被告銷售的涉案商品與拉扎斯公司商標核定使用的服務不構成類似商品和服務,并不構成商標侵權。


關于被告銷售涉案商品的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法院認為,原告的騎手裝備上使用的統一裝潢已經具備較高的知名度和較大的影響力,屬于反不正當競爭法保護的有一定影響的商品裝潢。被告在其網店銷售的頭盔、餐箱、腰包及沖鋒衣、雨衣等服裝與原告生產、銷售的前述騎手裝備系相同商品,其上所使用的裝潢亦完全相同,相關公眾看到上述商品,會誤認為其系原告生產或授權生產。因此,上述商品屬于擅自使用原告有一定影響的商品裝潢的侵權商品,其生產者生產該商品的行為構成擅自使用有一定影響的商品裝潢的不正當競爭行為。雖然被告作為上述侵權商品的銷售者,其銷售侵權商品的行為并非反不正當競爭法所直接調整的行為,但根據侵權責任法第九條第一款的規定,教唆、幫助他人實施侵權行為的,應當與行為人承擔連帶責任。


一審法院指出,鑒于原告因被告侵權行為遭受的實際損失及被告因侵權行為的獲利均無法確定,綜合考慮原告商標的知名度、被告銷售侵權商品的價格及利潤、被告的主觀故意等因素,判決鄧某賠償拉扎斯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15.73 萬元,駁回拉扎斯公司的其余訴訟請求。


終審維持原判


鄧某不服一審判決,向上海知識產權法院提出上訴。


鄧某上訴稱,其銷售涉案商品的行為符合客觀需要,對拉扎斯公司沒有造成任何損失,也沒有給拉扎斯公司造成不利影響,還擴大了“餓了么”平臺的影響力,請求法院改判駁回被上訴人所有訴訟請求。拉扎斯公司辯稱,鄧某已經認可其侵權行為成立,故應當承擔相應法律責任。一審法院判決鄧某承擔的賠償數額沒有錯誤,應予維持。請求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上海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認為,該案二審的爭議焦點為鄧某是否應承擔賠償責任以及一審法院判決其承擔的賠償數額是否適當。法院審理后認為,鄧某開設的微店使用“餓店(餓了么物資專營)”名稱的行為,侵犯了拉扎斯公司涉案商標的注冊商標專用權,依法應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鄧某銷售的部分涉案商品屬于擅自使用拉扎斯公司有一定影響的商品裝潢的商品,鄧某作為該部分侵權商品的銷售者,明知該部分商品未經拉扎斯公司授權生產,仍購入后大量銷售,屬于幫助他人實施侵權行為,依法應與侵權商品的生產者承擔連帶責任。


關于賠償損失的數額,上海知識產權法院指出,雖然拉扎斯公司因鄧某侵權行為遭受的實際損失及鄧某因侵權行為的獲利均無法確定,但一審法院在已查明鄧某開設的微店中“餓了么”相應商品的銷售額共計120余萬元,其中侵權商品的銷售金額共計78萬余元的情況下,綜合考慮拉扎斯公司商標、商品裝潢的知名度、鄧某銷售侵權商品的價格及利潤、鄧某的侵權主觀故意等因素,判決鄧某承擔的賠償損失數額并無不當。據此,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本報記者 孫芳華 通訊員 陳穎穎)

七乐彩走势图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