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裁判文書 > 專利

山東金鑼新福昌公司侵害實用新型專利權糾紛案申請再審民事裁定書

日期:2019-05-14 來源:法院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書

(2018)最高法民申4148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上訴人):山東金鑼新福昌鋁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孫元良,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劉明,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王建華,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被上訴人):山東鼎鋒門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吳繼賓,該公司總經理。
  

再審申請人山東金鑼新福昌鋁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福昌公司)因與被申請人山東鼎鋒門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鼎鋒公司)侵害實用新型專利權糾紛一案,不服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7)魯民終1898號民事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新福昌公司申請再審稱:


(一)鼎鋒公司公證購買的被訴侵權產品是組件,可以有多種不同于涉案專利技術方案的組裝方式,不構成侵權。原判決依據鼎鋒公司主張的組裝方式便認定被訴侵權產品侵權,屬于認定事實錯誤。具體來說,被訴侵權產品可以有以下四種組裝方式(各部件的標注與涉案專利說明書相同):
  

第一種:件2+件3的組裝方式。件2和件3通過件4、件5連接,但件5和件3為搭接,件1、件6為多余材料。
  

第二種:件2+件3+件1的組裝方式。件2+件3的組裝方式與上述第一種方式相同,件1與件2通過件6連接,但件1作為門檻。
  

第三種:件2+件3的組裝方式。件2和件3只通過件4連接,件1、件5、件6均為多余件。
  

第四種:按照權利要求的方式組裝,但件5和件3之間是搭接,無需固定,件1和件2皆通過膨脹螺釘與墻基固定,件6是多余件。
  

上述組裝方式皆不同于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的技術方案。
  

(二)本案為重復訴訟。鼎鋒公司就同一被訴侵權產品曾于2016年8月5日向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外觀設計專利侵權訴訟(案號為(2016)魯01民初1649號,以下簡稱1649號案)和實用新型專利侵權訴訟(案號為(2016)魯01民初1650號,以下簡稱1650號案)。在1650號案中,經法庭釋明,鼎鋒公司明確請求保護范圍為涉案專利的權利要求1、2、3、4,后鼎鋒公司撤訴。本案與1650號案的區別僅僅是鼎鋒公司在本案中將請求保護范圍改變為權利要求1、2。因此,本案與1650號案為重復訴訟。(三)原判決錯誤適用法律,重復計算賠償數額。就同一被訴侵權產品,在1649號案中,新福昌公司已向鼎鋒公司賠償8萬元,本案雖為實用新型專利侵權糾紛,但本案的雙方當事人與1649號案相同,侵權證據相同,是基于同一侵權事實引發的同一損害后果。因此,本案再判決新福昌公司承擔賠償責任構成重復賠償,原判決適用法律錯誤。綜上,新福昌公司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二項、第六項的規定申請再審,請求:1.撤銷本案一審、二審判決;2.改判駁回鼎鋒公司的訴訟請求或發回重審;3.判令鼎鋒公司承擔本案一審、二審、再審的訴訟費用。
  

本院審查查明:


(一)關于涉案專利的背景技術。涉案專利說明書記載:“現有的自動感應門的安裝和制作存在以下問題:由于事先所要安裝的門洞大小不確定,通常傳統的自動感應門都是在現場測量尺寸,然后再用不銹鋼加工成型,整體的安裝過程大部分時間都花費在加工成型階段,使得安裝過程時間很長。同時,傳統的自動感應門都是用螺釘固定安裝在預先在門洞上部裝好的槽鋼上,一旦門控機組損壞需要維修,就必須拆除螺釘才能將蓋板取下,極不方便。而且,現階段的自動感應門安裝還是現場焊鋼架,木工板找平,安裝感應門機器,外包飾等步驟,不但用工量大,而且不美觀。因此,目前急需一種現場安裝便捷的新型自動感應門框架?!?二)關于涉案專利的發明內容。涉案專利說明書記載:“本實用新型的目的在于克服現有技術中存在的缺點,提供一種自動感應門框架,該門框架現場安裝實現了組裝化,能有效縮短安裝時間,且安裝過程中不需要焊接,安裝維護方便?!?br/>  

本院經審查認為,


根據新福昌公司申請再審的理由,本案再審審查的焦點問題為:1.本案是否屬于重復訴訟;2.被訴侵權產品是否落入涉案專利權的保護范圍;3.原判決確定的賠償數額是否構成重復計算。
  

關于第一個焦點問題,本案是否屬于重復訴訟。鼎鋒公司曾就本案被訴侵權產品提起過侵害外觀設計專利權訴訟(即1649號案)與侵害實用新型專利權訴訟(即1650號案)。由于1649號案所依據的專利權是外觀設計專利權,與本案所涉專利權基礎不同,故不構成重復訴訟;而1650號案因鼎鋒公司撤訴,故被訴侵權產品是否侵害涉案實用新型專利權并未經過人民法院審理,因此,鼎鋒公司提起本案訴訟亦不構成1650號案的重復訴訟。新福昌公司該項申請再審理由不能成立。
  

關于第二個焦點問題,被訴侵權產品是否落入涉案專利權的保護范圍。新福昌公司申請再審稱,被訴侵權產品是拆分組件,可以有多種組裝方式,不一定按照鼎鋒公司所主張的組裝方式。對此,本院認為,新福昌公司所主張的四種組裝方式均有悖常理:第一種組裝方式不會用到購買的套裝材料中的橫門套與第三連接件,浪費材料;第二種組裝方式將橫門套用作門檻,有違常理,并且,還將橫梁“搭接”在第二連接件之上,缺乏安全性;第三種組裝方式不會用到購買的套裝材料中的橫門套與第二連接件、第三連接件,浪費材料;第四種組裝方式不僅浪費了套裝購買材料當中的第三連接件,而且將橫門套與豎門套通過膨脹螺釘與墻基固定,需要另行購買膨脹螺釘,既不經濟,也完全背離了被訴侵權產品本身安裝便捷的目的與功能。綜上,原審法院通過當庭侵權比對認定被訴侵權產品落入涉案專利權保護范圍并無不當,新福昌公司該項申請再審理由不能成立。
  

關于第三個焦點問題,原判決確定的賠償數額是否構成重復計算。本院認為,1649號案與本案雖然涉及相同的被訴侵權產品,但1649號案所確定的賠償數額(8萬元,后在二審訴訟中調解為65000元)對應的是新福昌公司因被訴侵權產品所具有的外觀而不正當占有鼎鋒公司市場份額的非法獲利,而本案二審判決確定的賠償數額對應的是新福昌公司因被訴侵權產品所具有的形狀、結構而不正當占有鼎鋒公司市場份額的非法獲利。新福昌公司存在兩種性質不同的侵權行為,該兩種行為對于被訴侵權產品最終非法獲利具有不同的作用與不同的貢獻率。因此,本案原判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六十五條第二款的規定所確定的賠償數額與1649號案不構成重復計算,新福昌公司該項申請再審理由不能成立。
  

綜上所述,新福昌公司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的規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的解釋》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款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山東金鑼新福昌鋁業有限公司的再審申請。
  

審判長朱理
  審判員毛立華
  審判員佟姝
  二〇一八年九月二十一日
  法官助理何鵬
  書記員劉方方

七乐彩走势图带坐标